1871年木柵女孩服裝-「Niu-a」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台灣線性文化遺產】
 
持續漢化與堅持傳統的拉鋸 
 
                           ──談台灣南部內山地界的平埔婦女之衣著

                                                                游永福

    西元18714月,英國攝影家湯姆生在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士馬雅各醫生的帶領下,進入台灣南部的內山地界,當時,曾在木柵(屬今高雄縣內門鄉)拍得一張精彩自然的平埔少女全身照。這張照片,其後專家學者在介紹台灣歷史與平埔族群時一直都是被廣為引用。關於這位美麗的木柵平埔少女,潘希祺牧師在其大著《台灣醫療宣教之父──馬雅各醫生傳》一書裏曾談及:「少女的名字叫『Niu-a』,是馬雅各醫生僱請的兩名希拉雅族少女幫傭中的一位;這兩位姐妹幫傭,後來則成為馬醫生在平埔族宣教事工上重要的關鍵人物。」
 

    關於木柵的希拉雅族,學者皆認為是1765年陸續移入的新港社人;新港社人有著獨特的「新港文書」傳世,是早期台灣原住民中唯一使用文字做記錄的社群。
 

    綜合湯姆生的相關報導,平埔族婦女的衣著情事引起我的注意,Niu-a的這張全身照在不同的報導裏,上衣有的是左衽,也有左右反轉過來出現右衽者;據此而畫的插圖亦反過來是右衽。那麼,到底是左衽正確還是右衽正確呢?
 

    湯姆生在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中譯《中國及其子民》或《中國及中國人圖譜》)一書的Formosa部分之「Types of the Pepohoan」單元,有如下敘述:「The short blue or white jackets with their bright coloured borders are alike in both figures.The custom is to bring the flap of the jacket over the left breast and to fasten it.Whereas their Chinese neighbours bring the upper fold of the jacket over to the right and then button it.」這段敘述,很明顯是「將短上衣的前衽斜過左胸而後紮緊」,漢人則是右衽而衣。若再印證湯姆生在木柵拍得的其他平埔婦女的照片,亦皆是左衽而衣。只是,湯姆生拍得的荖濃(屬今高雄縣六龜鄉)平埔婦女衣著,竟是右衽而衣哩!連插圖也是!難不成是荖濃的照片也疏忽印反了?
 

    民國九十五2006)年412 ,因幾年來一直進行湯姆生進入南台灣內山地界之報導的研究與走訪踏勘工作,終獲法國人魏延年先生囑台北信鴿法國書店寄贈新出版的湯姆生玻璃負片重新沖印照片目錄圖文集,書名叫《從地面到天空,台灣在飛躍之中》,書中照片, 魏先生說是請目前最頂尖的沖印師來沖印的,所以較諸以往傳世的照片,是更為清晰細膩;且照片上也有手寫的標題,雖然字體是反面的。在書中頁103,上提荖濃平埔婦女照片,有,「Hong-Kos House, Lau-Long, Formosa. 1871」的題字,足證照片,確是攝自荖濃(Lau-Long);且照片中的茅屋正是招待馬雅各與湯姆生一行人過夜的「Hong-Kos」先生的家。據此而推,照片中皆吸菸的老婦與小孩,當非「Hong-Kos」先生的家人莫屬了;而照片中婦女的衣著,確是右衽無誤。該書頁151另有一張標示攝自荖濃的孩童照片,蹲著的女童也是右衽而衣。那麼,居住在荖濃以芒仔芒社為主的四社平埔社群,此時在穿著上難道皆已漢化?
 

    《安平縣雜記》頁58在談到四社平埔社群衣著時,有「閒時,衣服極形短窄,只遮胸前兩乳而已。又用藍布一幅,方圍約長三尺餘,四圍則用紗線挑繡不斷紋之花,布腳縫帶兩條,佩於身上左肩膀,名曰『被仔圍』,蓋用以遮蔽腹背之處。論老少番婦及未婚嫁閨女,莫不皆然」的記載,這「閒時,衣服極形短窄,只遮胸前兩乳而已」的敘述,與湯姆生上述短上衣的說法到底有幾分相似呢?

      

    民國九十四2005)年5月後學曾在本鄉(甲仙)老人幼稚園講課,說講課不如說是陪陪老人家溫馨回憶從前,其中學員陳瑞菊阿嬤在看了湯姆生拍得的平埔族照片時,欣喜地說他夫家阿嬤曾傳下一件早期的上衣與一方早期的被仔圍。!想不到在課堂上也可以挖到寶。由於阿嬤居住的地方──田寮仔,老地名叫「蕉腳」,我居住的地方老地名叫「甲仙埔」,皆在四社平埔生活區的範圍內,所以特前往一探究竟。結果,瑞菊阿嬤收藏的上衣與被仔圍之型式,確如《安平縣雜記》之敘述,請隨行的工作夥伴秀花試穿後,果真是「極形短窄,只遮胸前兩乳而已」,怪不得先民會另製「被仔圍」,「佩於身上左肩膀,用於遮蔽腹背之處」以防走光了。只是,被仔圍上均勻的七色圖紋繡花,到底是婦女先民在工作之餘就著昏暗油燈耐心挑繡的?還是機器車繡的?則尚待釐清。而這極形短窄的上衣與荖濃婦女的上衣皆同是右衽之衣,至於木柵背嬰婦女同樣短窄的上衣則仍是左衽之衣──那麼四社平埔社群最慢在同治年間應即已接受漢人的右衽穿著方式了!
 

1871木柵少女與老婦

 

1871年木柵女與嬰孩

      

    湯姆生雖說居住在木柵的新港社平埔族婦女「較有獨立的精神,還沿襲祖傳服飾」,然因木柵所屬的羅漢門早有官方單位進駐,如1731年台灣縣丞移駐,1789年縣丞改為巡檢門,所以自自然然中會漢化自屬不可免,從上引「木柵的少女與老婦」之照片手繪圖來看,少女是在布扣漢服上衣之上再外加傳統左衽上衣給湯姆生拍照,很顯然,持續漢化與堅持傳統兩股力量,正在木柵婦女噗通噗通的心內,時而右時而左,日夜拉著鋸與拔著河哩!
 

發表於民國九十六﹙2007﹚9月8日《中華副刊˙中華副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60歲阿爸的手工原木梳
  • 這些照片也太珍貴了
  • 的確珍貴!是台灣的寶!所以一定要一一揭開蘊藏其中的訊息。

    puumen2727 於 2013/09/27 07:52 回覆

  • 60歲阿爸的手工原木梳
  • 甲仙有游叔叔這樣的人材,真是一大福氣呢︿︿
  • 事情,須要大家一起努力,缺一不可。

    puumen2727 於 2013/09/28 16: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