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福人物誌─花蓮壽豐】
空師父


之一    來生做露水
 

    「我後世人要做露水。」空師父如是說。
 

    「露水無生命,如何做?」我不解的問。
 

    「誰說露水無生命!你可知?它夜晚來,白日去,溫順柔和,悄悄滋潤著草木,默默涵養著萬物。」
 

    「你可知?有天地就有露水,它的生命綿綿長長,與天地同壽呢!」
 

    空師父的話越講越有味,於是緊接著我又問:「若天地沒了,又如何?」空師父說:「傻孩子!天地沒了,露水的功徳不就圓滿了嗎?還要它幹麻?」這幾句話真是瀟灑至極,讓我無限心儀。
 

    得遇空師父,全是隔壁開業未久、當乩童的麵店老闆娘抬愛介紹。老闆娘說:「你是吃素的,改天空師父來了,我叫你過來跟他相識相識。」平日我生活簡單,甚少見識,卻自鳴清高,一向對乩童無有好感,所以聽完老闆娘這麼說,我心裡暗暗想著:「妳這乩童之流,能介紹什麼好朋友給我才怪!」而想歸想,情面還是要顧,只好應和著說:「好!好!」
 

    過了幾日,老闆娘果真來到門口嚷嚷:「游耶!游耶!空師父來了!空師父來了!」心想老闆娘都來叫了,就過去敷衍敷衍吧!一見,果不其然,這位空師父既非仙風道骨,也無岸然道貌;眼睛還一高一低,略有脫窗,長相平庸的不能再平庸。跟我說話也是平淡無奇,只淡淡的問:「你吃素是嗎?」「吃多久了?」接著只點頭說:「很好!很好!」而看他跟在座的人說話,總是顛顛倒倒,讓人如墬五里霧中,也難怪,這些人總是沒大沒小,渾稱他「空師父」(「空」字,在閩南語來講,有瘋與狂之意)。雖然我與這些人一樣,心理並未恭敬他,但一向以誠待人,所以當晚因家裡尚有空房一間,遂留他過夜,卻因此,得聞此露水妙語。只是我不解?為何這麼有內涵的人,說話卻要顛三倒四,他的回答是:「遇到瘋子當然要說瘋話,碰到狂漢只好出狂語。他們不正常,我只好以不正常應對嘍!」話語中流露出幾許天機。
 

    走筆至此,也許你會說:「妙理人人會講,卻不一定做得!」對!這正是你我常有的通病;而我們的空師父啊!不必等到來世再來驗收功過,只今生他的一言一行,在在無不是滋潤涵養著人心,以下所述都是我親見自聞,且容我娓娓道來。
 

之二    戲弄擺攤女
 

    時間,大概是民國七十四年,台北土城出了一位鳳仙姑,據傳閉關百日不吃不喝,轟動社會各界,媒體競相採訪報導,道教會理事長說道門有這種修法,醫界咸認不可能,真是眾說紛紜,未知誰是誰非?空師父竟然問我:「要不要去看熱鬧?」我早有一探究竟之意,馬上應聲說:「好!」
 

    時值夏日午後,烈日炎炎,我倆只身著汗衫,腳蹬拖鞋,即從淡水出發。到達台北車站後,便順著博愛路走去,人來人往的騎樓下,聚集了不少攤販。空師父邊走邊掃瞄著身旁的每一個人,當我們走到一位學生模樣,賣彈簧圈圈的小妹跟前,空師父停下了腳步,反覆把玩起會下階梯的彈簧圈,玩過一陣子之後,便向小妹探問價錢,結果嫌貴不買,小妹面有難色。這種情形看在我這小生意人眼裡,頗為不忍,便說:「空師父啊!我買一個給你玩玩吧!」空師父說:「才不要呢!」說罷便起身走人,走了十來步,「你看那小妹一臉見笑見笑,必是初涉社會之人,你知道的,天下哪有萬事如意這種便宜事,所以我特意蘑菇蘑菇她,將來再遇挫折,她就不會那麼難過了。」空師父語重心長對我說。
 

之三    直闖總統府
 

    邊走邊說,邊說邊走,總統府後側門已然在望,空師父忽然提議:「我們進總統府走走吧!」我說:「我不敢!」空師父即逕自向側門走去,走了四、五步,「嗶嗶嗶」在側門站崗的憲兵吹響了哨子,空師父並未停步,還是自顧前行,「嗶嗶嗶」哨音更響亮,憲兵還猛揮手,示意空師父離去,情勢至此,空師父不得以只好走回人行道。我們會合後,繼續向前走,來到了另一側憲兵休息室,剛好一位卸下制服上衣的憲兵在門口納涼,空師父即對這位仁兄抱怨:「阿國仔不是提倡便民措施嗎?剛剛我走過去要向你那站崗的弟兄問路,沒想到哨音『嗶嗶嗶』吹得這麼大聲,險險乎我驚死!」這位仁兄聽了笑著問:「請問你要去哪?」空師父說:「我們要去土城,不知在哪搭車?」憲兵仁兄和顏悅色的說:「你們再往下走,到了十字路口右轉,過了延平南路,左側就有站牌了。」謝過之後,我們繼續前行,行進中空師父開口說道:「便民政策的推行不能光喊口號,必須上行方能下效,我藉機試探、教化這些憲兵,是為了給總統府打打氣,替阿國仔爭爭面子哩……
 

之四    內行人看門道
 

    走著走著,站牌已到,剛好來了一部經土城往三峽的公路局班車,上車後由於天氣炎熱,我不知不覺眼睛一閉,即進入了夢鄉。感覺只一瞬工夫,便聽到空師父喊我下車,睡眼惺忪中,隨著空師父在巷子間左彎右拐。最後,在一棟普普通通的公寓前停下,跟著空師父一階一階順樓梯直上了二樓。放眼一望,但見屋內素樸清淨,神龕上清香幾炷,煙雲冉冉而升,十數賓客散坐客廳攀談。鳳仙姑則安坐藤椅上,清瘦白皙,略顯無力,一如電視畫面所見。她見我們到來,輕輕點頭微笑。空師父向諸神一拜,即走到鳳仙姑旁邊的板凳坐下,熱絡的聊了起來,聊著聊著鳳仙姑忽然嗓門提高:「這意識學會的人也真是的,我剛出關渾身無力,無心跟他們辯駁論道,閉關之事他們不信便吧!各修各的何妨?還說什麼觀世音菩薩降駕,忽然在我面前比劃來比劃去,耀武揚威。我氣不過,便一巴掌甩了過去!」(這些情節,電視台正好在現場採訪,並即日播出。)空師父聆聽至此,連忙安慰了她幾句,並囑咐剛出關,飲食宜慢慢來,先少量喝些果汁粥湯,待胃腸功能恢復,再酌量進食飯菜……殷殷囑咐完了,即起身告辭。
 

    返回台北途中,空師父嘆口氣道:「可以百日不吃不喝,忍飢耐餓,也的確不易;但只輕輕一戲,即忍不住氣,唉唉!別說百日關,即便閉個千日關,又有何意義!」這幾句話驟然點醒了我這夢中人,真所謂: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啊!
 

之五    一座座燈塔
 

    綜上所述,我們知道,空師父個性率真直接,瀟灑自然,行的是別人所未曾行,做的也是他人所未曾做,一切言行,無不以破迷開悟,啟迪人心為前提。我在淡水有幸承蒙他教導六年,他常常不請自來,往往欲留不住,直至七十七年五月,我因家庭及身體因素,南返甲仙休養,他才沒來找我。看來,似乎我們已經緣盡;可是,我覺得相處的這六年,他該對我說的都說了,該給我的都給了。他的一言一行,宛如一座座燈塔,永遠在正前方鼓舞指引著我。我要離開淡水前五個月,空師父似乎早已預知我未來的遭遇,忽然掛給我最後一通電話,留下一些亮晃晃的偈語,陪我度過了生命中最動盪也最黑暗的時段。
 

    今日,特節錄兩個偈中之偈,做為本文的結束,但願見者,都能從中受益,日日清涼,永遠歡喜。

    偈一
    萬般世情都無過,
    只怕己心起風波。

    偈二
    點滴昧覺處處好,
    天理心綱盡此身。
 

發表於民國八十六(1997)年1011日《中華日報˙中華副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qjxnro
  • 新年快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