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福的甲仙生態】

走訪一座山,走訪天真無邪


        
──甲仙廍亭山(白雲山)植物調查手記﹙下篇﹚


敬山神,習知足 
 

下午125分,我們來到兩棵廣東油桐站崗的雙叉路口,左上行後即見左側海拔873公尺 的登山小徑入口。入口處的稜果榕下方,安有山神小廟,供上一小包餅乾後,大夥兒入境問俗合掌禮拜了一番。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一鳥一獸,都是山神疼愛的子民,我們若能珍惜保護,便是對山神的敬重;若不珍惜,供上燒酒與三牲亦是枉然。 


 

山神小廟前方有一片草地,剛好可容兩部小型車停留;山坡坡腳則有華南苧麻、山黃皮與江某守護。發現江某,只見特生中心的老師們將摘下的一片掌狀葉掛在食指上,輪流玩起旋轉的把戲,還邊玩邊叫玩得興高采烈,像極了天真無邪的小小孩。知足,最能常樂。只是在物欲橫流的環境中長大,我們的慾望也隨著變大,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一鳥一獸,都想搬回家;若還搬得動也放得下,整座山與整條河甚至也都想搬。一個人或一家人用得了這麼多嗎?非也,只因為有市場需求。 
 

且看看你家客廳擺放的奇木桌子,寬大、高貴又氣派,你一直引以為傲,甚至災變之後,你就坐在奇木桌子後面,認真看著電視新聞,數落不肖民眾在山區濫墾與濫伐,殊不知製作奇木桌子的老樹頭,可都是挖自山中,留下的大坑洞,正好讓雨水灌入岩縫而助長了山崩。你若愛吃薑母鴨,薑母也都是在山上墾挖處女地栽種出來的,所以,濫墾濫伐你也是共犯;你若以喝高山茶為尚,也與災變難脫干係。而且薑母與高山茶,都是一大片一大片栽種,物種單一的結果是病蟲害多,農藥必須越噴越重才能克制,所以空氣污染、水源污染與土壤酸化的罪魁禍首就是你。 
 

若一味指責濫墾濫伐或挖樹頭留下坑洞會助長山崩,卻又認為大規模的炸山開挖隧道不會影響山體穩定──這樣的邏輯,顯然是以專業欺壓人,也不符比例原則,是不是更該檢討? 
 

而若工業生產是環境驟變的元兇,那麼,快樂享受著物質方便的你我,難道一點都不覺汗顏…… 


 

踏著忽然沈重起來的腳步,下午134分,我們開始登山。或許是連續兩年災變,登山客少了,所以小徑變得不太明顯,必須用心辨認──這卻是好事,因為山終於得以修養生息。一路上,香葉樹、楓香、沿階草、油桐、九芎、朴樹、黃精、山香圓、九節木、燈稱花、三葉五加、耳葉菝契、山蘇、樟葉槭、大葉楠、崖薑蕨、稜果榕等等植物,間雜在放棄管理的麻竹叢中列陣相迎。229分,來到大葉楠與厚殼樹為主的次生林區,海拔為969公尺 ,只見關刀又出鞘,採集花朵樣本的工作又開始了,最後卻功敗垂成,不是採集刀不夠長,只因為大葉楠實在長得太高了。自以為是的人類,也有有所不能的時候咧!

 

249分,山區起了雲茫,因為災後路況不明朗,我們得加快步伐上行,以及早完成任務下山。走走停停,一路歡迎我們的有:大葉楠、香楠、台灣石楠、青剛櫟、刺果衛茅、椒草、秋海棠、伏石蕨與風不動,來到1021公尺的小平台時,有三棵被颱風吹倒的成年木,左側為山黃皮,中間為一人環抱的青剛櫟,右邊為一個半人合抱的石朴,三棵樹根系開散極廣,卻不見下伸的主根,經過檢視,原來是岩層沒裂縫。上行至三角點途中,也有兩處風倒木,情形也是如此。而從小徑入口到三角點,除了這三處風倒木,都沒有坍塌地出現,足見富豐的林木對於山體的穩定,自有不可忽視的功勞。

 

至於林相,從小平台至三角點,青剛櫟與九芎是優勢樹種;接近三角點時,遍生台灣矢竹;站立一旁的馬櫻丹,則以紫色的花朵為冬末增添了顏色。由於三角點的小平台上,內政部裝設了一面一等衛星控制點的板子,所以茂盛的青剛櫟枝葉,被砍去了一大片。 
 

礙著了人,小命不保!被人愛著了,小命還是不保! 
 

這是以人為中心的社會,人類不可能不動用自然資源,那麼只摘下一片江某的掌狀葉掛在食指上,就可玩得像個天真無邪小小孩的知足畫面,就更為彌足珍貴了。 

發表於民國一百(2011)年1月號《鄉間小路月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