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麼都好──今年,普門以粽子紅包,祝福所有的親朋好友吉祥如意!

【游永福的散文雨】

免朝˙免朝──祝君蛇麼都好 

蛇年即將到來,容我閒話幾樁與蛇有關的趣事,應應景!  

驚蟄過後萬蟲蠢動,居住山區的我,便不禁毛骨悚然,從小至今一直與小龍族有著難分難「蛇」的遭遇。這些大擺烏龍的小龍族,有的死纏著我不放,令人啼笑皆非;有的則伺機吃我豆腐,給了我難忘的「驚」驗;有的更堵住去路,硬要與我四目默默對望。長期下來可真到了不勝其擾的地步!所以,現在我要超鄭重聲明:  

「我既不會唱歌跳舞,也不會演戲搞笑,更不是雄辯滔滔鼓動群眾神經的政治大明星,只是個平平凡凡的小人物,小龍啊小龍且放過我吧!別再狗仔別再癡迷了!若再不收斂,我可要變臉並告官嚴辦了!」(容我虛張虛張聲勢嚇嚇小龍族吧)  

那麼,且把窘事一一說分明。  

小男孩釣青蛙蛇口在後  

民國五十二年間,家裡除了豬與雞還養了鴨。因雜食性的鴨子喜食青蛙,所以假日讀國小三年級的我總會帶著自製的竹釣竿,到油礦溪山腳下的稻田裡垂釣青蛙當飼料。有一回釣餌拋下後,我感知有青蛙來咬食了,便如常揚起釣竿,準備將青蛙收入開口用粗鐵線框開的麵粉袋內。說時遲那時快,一條悠哉遊哉「守株待蛙」的蛇,竟未經同意,順勢緊緊咬住青蛙,收成了我的釣獲物,我連續抖了抖釣竿,它還是死皮賴臉不鬆口。最後,基於「好男不與蛇鬥」的大原則,既然你非要不可,那就送吧!除了那隻青蛙,我還大大方方把釣竿也拋了過去,但順口喊了聲:  

「以後要吃就自己釣!」  

喊過話,「男子漢」我便走為上策,拎著一袋青蛙奔離現場。  

【小提醒】  

一般的蛇,都是肉食性,所以在野外看到青蛙等動物時,為安全計,請先注意周遭有無狀況?才可持續進行相關動物的觀察。  

與龜殼花蛇貼身同睡  

俗話說有一就有二。平凡如我當然也無法免俗了!那麼,接下來且談談我與蛇類的這次「貼身接觸」。  

民國五十年代,山區的房子土角厝居多,即便是在甲仙街上,連左鄰右舍兩片相連的土角牆,縫隙之間都有蛇類藏身哩!就在我讀初二那年,睡在半樓上的我,半夜突然涼醒,貼在我大腿上的纖瘦冰棒,天啊!竟是一條長約 二十公分 的蛇仔!趕緊把同睡的小姪女香蘭,抱到隔壁房間安置,下樓喚醒正鼾聲雷作的父親,父親隨我上樓查看之後,說這尾還沈醉在溫暖床板的蛇仔是龜殼花!為了安全著想便把它給處理掉了。過了幾天,手腕粗的大母蛇,終於在土角牆與屋頂的縫隙間現身,一番纏鬥之後,才就地正法。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半樓上兩個房間都有人睡,且我這面牆已改為甎牆,為何蛇仔偏偏來到我這離土牆較遠的房間,而且偏偏又找上了我。公正的你且評評理,這蛇仔過不過分!

【小提醒】  

    蛇類是變溫動物,也稱為冷血動物,常須以曬太陽等方式來調整自身溫度,恆溫動物的人類,當然也是其選項了。  

與碗口粗巨蟒深情對望  

所謂無三不成禮,我與蛇類的第三類接觸是在高中時代。每逢假日,從城市回來的我,總喜歡再走個五十分鐘的山路,登上外英山山腰上的山內埔──這是荒廢十年後重新建造的新家,由三哥夫婦在此居住。喜歡上山內埔,原因有三:一、山內埔可是我的出生地哩!天底下有哪個人不念舊的?二、山內埔的菜蔬與野味,品質可是一粒一頂級的,頗讓在外讀書的我有一打牙祭的機會。三、這是最最重要的一點──三哥為人豪爽,三嫂待人親切,相處歡喜愉快。  

那麼且言歸正傳吧!這次遭遇,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假日,我帶著姪女香蘭一起上山,在與三哥夫婦閒話家常並一起挑好了菜之後,沒幾分鐘,便大口大口享用了好菜陸續上桌的午宴──對我來說,除了這個「宴」字,再無他字可以隆重傳達,山上這「辣炒白莖空心菜」之脆之嫩,「蒜香南瓜鬚」之多肉多汁,以及「薑絲悶鼠肉」之耐咬耐嚼等空前美味了!宴後,三哥暫放了手上的工作,拉著我們四處遊走,看他與三嫂用心扦插照顧,那肥碩的塊根已悄然外露,預示著今年會豐收的樹薯;看之前重建時,二姊玉美手植的紅心芭樂樹已結實纍纍;看俗稱「山豪」的田鼠知道地瓜已長成,在地瓜田下打出了新地洞;看魚池裡的鯉魚自在悠游,鱉池裡的鱉族敏感機靈……如是一路歡歡喜喜看到了下午三點多,我與香蘭才辭別了三哥夫婦,蹦蹦跳跳下山去。當我們蹦跳下坡來到近油桐林的轉彎處時,忽聞一聲一聲沙沙巨響,隨即一條碗口粗巨蟒,以左搖右擺之姿,大剌剌由下跨佔整條產業道路向上行來──好像這條路是它開的,路旁的樹也是它栽的;而已經彎了過來的巨大頭部,幾幾乎乎與我們撞個正著,走在前面的香蘭,嚇得轉了個身,被我一把抓起來抱住。而不知是怎麼了?我雖然心臟乒乓踩,卻沒跑,只靜靜站著。這條巨蟒,竟也舉著頭僵在路中央一動也不動。  

時間彷彿靜止了,兩對眼睛,就這樣對望著對望著對望著……不知持續了多久?  

或許是感知小弟我並無惡意吧!蟒蛇大哥終於頭一軟,逕自歪向道路右側,溜入長滿草叢的陡坡。彎曲溜行的蛇身就像一條蜿蜒不盡的山溪,在沙沙巨響中流著流著流著。蛇身過處,乖乖!但見眾草應聲臥倒,還真是壯觀!還真是氣派極了!當巨蟒尾巴完全沒入草叢中後,謝天謝地險境終於甩開,緩緩吐了一口氣的我才抱著香蘭,急忙向山下一衝而去。  

【小提醒】  

    生物界自有法則,蛇也不隨便攻擊人,所以身陷險境,冷靜,不失為應變一大步驟。  

「免朝」,乃伏龍大法  

走筆至此,我忽然想起兩則精采的故事:一則是唐朝有位皇帝在海上,另一則是清朝有位皇帝在江上,都突遭大風浪,在驚慌不已中有幸皆經高人指點,說這是龍王來朝見,只要如此這般,即可轉危為安;兩位皇帝在情急之下皆依教奉行,結果馬上風平浪靜。哦!龍王是龍,不可能絕跡的小龍也是龍,雖然我不是皇帝,但依樣畫葫蘆應會有一定的功效吧!所以從今天起,你若不小心在路上遇見一個胸前寫有「免朝」亂筆大字的魯男子,不要懷疑也且莫見笑,肯定是超委屈的我了!

發表於民國102年2月8日《中華日報˙中華副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