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67曾德明老秘書104-05-07-1    

【游永福人物誌──甲仙】

用一生回報一年之恩

           ──追思甲仙化石爺爺曾德明老秘書

為了搶救白蟻蛀蝕的木造樓板與橫樑,忙得焦頭爛額之際,忽聞一直寶貝甲仙的曾德明老秘書,在524日晚上往生了!享年九十歲。這未免太突然了!就在57日前往幼兒園上課時特地路過探望,向來以「游先生」稱呼我的老秘書,還高興讓我拍下了露齒微笑的居家照。

文前照片,曾德明老秘書露齒微笑居家照,拍攝於民國10457日,應該是最後身影了。

無償捐獻化石館藏

老秘書之讓人感念,且日漸名滿江湖,是在民國八十三(1994)年甲仙化石館成立之後,因為化石館的典藏品絕大多數都是老秘書無償捐獻的。捐獻化石之後老秘書仍然繼續採集,且一批一批持續捐獻,「總共捐了幾次?」去年筆者提問時,老秘書笑了笑,兩手一攤,已經忘記到底捐獻幾次了。

根據甲仙區公所10317日的最新網頁資料顯示,甲仙化石館的化石與石器館藏品總計「六千餘件」;一直跟隨老秘書工作與學習的化石館前資深館員岳中峯說,這六千餘件館藏品,百分之九十五,都是老秘書捐獻的!

 

 IMG_2476曾德明老秘書以生命換來的化石100-10-17

照片2,曾德明老秘書採集於民國7886日的高麗花月蛤,是「以生命換來的」。

採集化石,須要好品質的石鑽等工具,老秘書都是自費購買的;交通費,也是自付。而從公之餘的化石採集過程,曾遭遇毒蛇之危,也有繞不出來的迷路之苦;就在民國七十八(1989)年86日,老秘書在甲仙四社寮山壁採集一顆碩大的高麗花月蛤時,忽然心臟絞痛,暈倒之前感覺自己向下摔落,心想這下死定了,醒轉之後發現自己躺在沙地上。命是撿回來的,所以回到家,馬上以油性筆在這顆化石下方寫上了「以生命換來的」六個字,還押了時間,時間之後有一個「S」英文字,老秘書說是代表採集地「四社寮」的閩南語之「四」字──類似這樣的危險持續辛勤採集,直到前兩年才為家人極力禁止。

低調出書不計稿費

辛勤,甚至以生命換來的化石,可以一批一批奉獻出來,也許也還有人做得到,但是在奉獻之餘,老秘書埋首以自己的日文根底研究日文化石文獻,並時時向學者請益與交流,到了民國八十六(1997)年12月,《甲仙化石誌(初編)》研究專書出版了。

令人奇怪的,是書的封面、封底與書背,只見「高雄縣甲仙鄉公所編印」字樣,獨不見編著者曾德明的名字;而書中寫序文的前、後任鄉長都有照片,就是不見曾德明老秘書有任何一張照片,真是低調到不行!

曾經問老秘書:「出版專書領到多少稿費?」

「公所沒有編列。」

沒有編列稿費,研究仍然不輟,書也繼續增修,到了民國九十九(2010)年10月,《甲仙化石誌》已經出版到增修四版,內容非常非常豐碩,十足成了甲仙與台灣的資產;增修五版的資料已經完成,老秘書生前說過,已經送交公部門。

 

IMG_3746老秘書說明甲仙翁戎螺的特色,學生鍾梅蘭認真辨識102-09-03-1 

照片3,民國10293日,老秘書說明甲仙翁戎螺的特色,學生鍾梅蘭認真辨識。

傾盡所知培養人才

老秘書深知人才須要培育,所以身邊有長期跟隨的兩位大將,一位叫「岳中峯」,另一位名「劉梅桃」,都能獨當一面;而解說班的培訓也進行過好幾次,但這須要專注與使命感,更重要的是要有英、日文的專業素養才能持續進行研究,所以目前還沒有其他後繼研究者出現。

 曾德明老秘書甲仙化石館導覽員培訓

照片4,曾德明老秘書的化石解說員培訓。

雖然如此,只要對化石有興趣,不管是甲仙人或來自他鄉,老秘書總熱忱接待,傾盡所知不吝說明。所以新竹來的劉還月老師,便對老秘書由衷感動,只要帶團來到甲仙,一定要拜訪老秘書,還一直對著跟隨自己的學員們嚷嚷介紹:「曾德明老秘書,是我的老師,是我的老師。」

 

IMG_7596民國103年10月19日,劉還月老師辦理人文旅行活動來到甲仙,特地帶領學員拜訪老秘書 

照片5,民國1031019日,劉還月老師辦理人文旅行活動來到甲仙,特地帶領學員拜訪老秘書。

老秘書的文化專業,也不遑多讓,筆者在民國100年度進行甲仙客家調查時,可謂受惠良多,客家調查報告書,就跟民國九十五(2006)年8月出版的《甲仙文史記事》一樣,老秘書都撥冗全面閱讀,還用心加上了註記。

街道拓寬以身作則

除了對化石投注心力,不遺餘力提攜後進,曾德明老秘書長期在鄉公所戮力從公,還出現了少為人知的故事──這是民國100年度,筆者進行甲仙客家調查時意外挖到的寶。

話題是「街道拓寬」,這「街道拓寬」,可說是每個市區自然發展的須求了;但拓寬,須要補償費,也得協調,一直是公部門最為頭痛的問題。然而,民國六十(1971)幾年,甲仙和安老街的拓寬,顯然順利多了,老秘書與當時的民政課洪文和課長是關鍵人物,兩人決議,先拆除自家的走廊做模範給鄉親們看,於是,整條和安老街應聲寬敞。

雖然離開公部門已經一大段時間,但提到拓寬和安老街的工作,老秘書猶念念不忘,因為鄉公所當時經費不足,只補償街道左、右兩旁各拆除兩公尺房子的費用,土地的徵收則一直未辦理,所以老秘書一直記掛在心;且有部分拓寬土地,鄉親仍未辦理地目變更,至去年仍持續繳納地價稅稅金──這,都有待「民在我心」的主政者主動來解套。

全權負責自來水廠

民國六十一(1972)年11日,為了解決開闢南部橫貫公路的眾多工程人員與在地民眾飲水問題,甲仙鄉簡易自來水廠成立了,但是上級單位只補助水管與機具,安裝與維修工作則由地方負全責,老秘書說:

在街道上埋管的時候,才知道當中是有很多的技術,原本我們不知道有溫度的變化等等問題,水一直流出來,水管也接不起來,做到凌晨兩、三點也是要做。

後來用伸縮接頭,二邊用鐵條鎖住,再用橡皮塑膠管接起來,後來水才沒有漏出來。除此,又得按照規定,多少公里要做一個轉接頭,很不好做。工法也只是很簡單的,做好後又發現水量不夠,晚上兩、三點也還是在顧抽水機,怕沒水。後來沒辦法解決,就從大溪抽,取水口是設在大橋的下方,測量工作的完成花了多少時間呢?七天就完成了,數據送給旗山水廠的專家,看看須要設定多少馬力?後來決定用三層馬達來分三批抽水,一個就打到公園頂上面去,現在也還在使用。

聽到為了民眾的飲水需求,「晚上兩、三點也還是在顧抽水機」賣命工作,筆者不禁提問:「那個時候公務人員做到三更半夜,有加班費嗎?

「沒有!」老秘書回答。

賣命奉獻戶不相欠

為何沒有加班費,到了晚上兩、三點也還在賣命顧抽水機?

為何退休了還一直繫念民眾補償金的問題?

為何離開公職還一直不斷培養人才?

為何沒有稿費,研究仍然持續,書也繼續增修?

為何長期冒著危險投注生命於化石,接著又奉獻出來?

「為了回報任職甲仙庄役場時,公部門推薦我到屏東的『高雄州農業技術員養成所』進修,時間是從日本時代的昭和十七(1942)年6月到十八(1943)年6月,整整一年,期間還發薪水讓我養家。」老秘書如此回答。

「現在,可說已經互不相欠,我是隨時都可以走,死而無憾了。」老秘書接著強調。

IMG_2386曾德明老秘書夫婦的告別式現場,李天德與劉還月兩位老師,都遠來追悼 

照片6,民國10467日,曾德明老秘書夫婦的告別式現場,李天德與劉還月兩位老師,都遠來追悼。

IMG_2393曾德明老秘書夫婦告別式現場,親戚、學界朋友、知交與故舊雲集,齊來相送

照片7,民國10467日,曾德明老秘書夫婦的告別式現場,親戚、學界朋友、知交與故舊雲集,齊來相送

IMG_2374民國104年6月6日,曾德明老秘書夫婦的告別式前一天,王良傑與楊明長老師,撥冗前來追,也過來拜訪筆者。 

照片8,民國10466日,曾德明老秘書夫婦的告別式前一天,王良傑與楊明長老師,撥冗前來追悼。

後記

就在撰寫追思文之際,驚傳老秘書夫人劉春妹阿嬤(前甲仙故區長劉建芳的堂姊),也於528日上午,以八十五高齡歲數往生了!一直恩恩愛愛的老秘書伉儷,平日夫唱婦隨,就連往生,竟也一前一後相距只四日!哀傷的家族決定一切從簡,已經於67日(日)上午9點在甲仙自宅一起舉辦家祭,9點半公祭,老秘書的親戚、學界朋友、知交與故舊雲集,齊來相送,隨即出殯上山。

民國1042015)年719日同步刊登於《中國時報》之《旺來報˙人間新舞台》【鄉里采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