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福散文雨】

臺灣日暮(台灣騷蟬)

「為什麼您要寫『老在黃昏讓情感決堤』呢?」

在一百零六(2017)年除夕當日,來自基隆的曾勝鴻先生與夫人羅雅真,及一雙兒女,因為與美濃地區民宿約定入住的時間還未到,意外來到甲仙山城旅遊,看了民國七十七(1988)年730日,我發表於《臺灣新聞報˙西子灣副刊》的一首〈黃昏蟬〉四行小詩,有了提問。該詩如下:

起初是一字一句

接著膨脹為千言萬語

到底?蟬有心事幾溪

老在黃昏讓情感決堤

「也許情感決堤的不是蟬,正是走過林間側耳傾聽的詩人!」

回答的,是心思細膩的葉莎。

一首詩的完成,自有其背景、時空及因緣聚合等多重因素。就在〈黃昏蟬〉發表之前,亦即同一年的514日,我因家庭與身體出了狀況,不得不把開設於淡水十年半的書局結束掉,攜兒子南返甲仙休養,更簡單過日。然而,當時由於經歷了將近一年的家庭動盪與轉折,壓力實在過大,導致胃部與痔瘡雙重出血,家鄉親友見了面,莫不問我為何會面色青黃?亦即嚴重缺血的身體,狀況是已經下達谷底了。極度困頓的心境與身體,不禁讓我想起昔日甲仙東方山區的「山內埔」小聚落,聚落谷地那獨特的夏日蟬鳴,是此生忘也不了的。

山內埔,是我的出生地,在民國六十五(1976)年以前,尚未使用農藥與化肥,環境與生態健康自然,植物與動物蓬勃繁昌,以波浪音嘶鳴的夏蟬遍野滿山。每到黃昏,燠熱漸漸轉涼,就是夏蟬們一展歌喉的最好時段。剛開始,總會有一隻蟬solo領頭獨唱,接著是十隻、百隻、千萬隻共同交響。隻隻,都用盡了全身力氣來鳴唱,樂音在山內埔谷地此起彼落激揚迴盪;惟奇怪的,是聽入耳裡不但不覺煩躁吵鬧,被激盪一空的腦袋瓜還平靜異常──這麼雄壯激昂,又這麼令人震撼的蟬鳴聲浪,無疑,是最能呼應也最能釋放我內心深處的抑鬱與悲傷了,所以乃有了〈黃昏蟬〉小詩的誕生。

難道,夏蟬也與我一樣有著深層的抑鬱與悲傷,所以非得如此高分貝嘶鳴才能釋放?

經過追蹤,山內埔這一族群龐大夏蟬,學界是稱呼為「臺灣騷蟬(學名Pomponia linearis)」;而臺灣騷蟬,在日本是稱之為「タイワンヒグラシ」,中譯 「台湾日暮」,亦即「台灣日暮」或 「臺灣日暮」,這中譯名稱,倒很切合黃昏鳴唱的特色,而且也顯見生活於臺灣的族群數比重很高,具有代表性。

這一會兒不停嘶鳴的臺灣騷蟬,是雄性的;雄蟬會死命嘶鳴,只為吸引雌蟬進行交尾以傳宗接代。然而,由於臺灣騷蟬的嘶鳴音聲實在太過響亮,反而成了鳥類追蹤捕食對象,所以,能順利完成交尾任務的可都是超級幸運兒。更特別的,倒是雄蟬在交尾任務完成之後,沒多久即會死亡,亦即一生就只有這麼一次使用權,不若人類與其他動物;而雌蟬在產卵之後,觀察者陳柏諺說:「也會接著『香消玉殞』。」哦!臺灣騷蟬成蟲的生命,竟是如此短暫,令人唏噓慨嘆!

由於地下環境與氣候因素太過複雜,研究不易,且臺灣還未有深入研究的須求,所以觀察者只能推估:臺灣騷蟬的生命週期,從卵、孵化、脫皮、羽化、交尾到產卵,只約15年;日本方面在嘗試人工養殖之後,則推估34年──這兩項數據,都不若北美洲「週期蟬」的1317年長久;而雖然生命只約15年,然而漫長時日卻多是在泥土中潛藏度過的──果不其然,臺灣騷蟬的的確確也有含藏的抑鬱與悲傷哩!也難怪鑽出地表見到天日,接著翅膀變硬之後,便會死命嘶鳴與吶喊了。

一百零一(2012)年613日,李雪小姐上傳了臺灣騷蟬的影音檔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AsSaVzwqGs,這一支檔案,是目前youtube的各國片子裡,唯一清晰記錄到群蟬共同交響的影音帶子了。希望觀賞傾聽之後,能讓大家了解臺灣騷蟬腹部發音的響亮與震撼,及嘶鳴時腹部尾端快速上下彈動而產生波浪音的實況,以及波浪音solo之後10秒鐘才有了回應的群蟬音聲交響。當然了,這10秒鐘才回應的速度,比起當時山內埔的立即回應,是慢了好幾拍;而交響聲浪,也遠遠比不上山內埔谷地最能釋放抑鬱與悲傷的層疊連綿及雄壯激昂。

民國一六(2017)年58日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發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