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一週歲全家福-標示 - 0.png

【游永福散文雨】

冬至

冬至是我家「冬兒」的生日,當然,也是冬兒母親的母難日。

的確是母難日,因為冬兒是自然生產的,從冬兒母親的產前高分貝陣痛叫聲,就可以瞭解到掙扎生產的不容易!「哇!」「哇!」終於一陣響亮音聲傳來,「生了!」「生了!」守候在產房外的我、母親、丈人與丈母娘都放下了心!一起欣喜!

「趕快去市場買一粒水煮蛋!」丈人開了口。

「做什麼用途?」

「要給阿雲吃的。」(阿雲,亦即冬兒的母親)

「好!」

買回來時,丈人剝去了蛋殼,拿著蛋要阿雲一口吞下去,不能嚼碎,還說:

「生孩子很耗體力,產後要補充一粒完整的蛋。」

「一整粒蛋怎麼吞?」冬兒母親面有難色回話。最後,就在我丈人,亦即她老爸兩眼睜睜堅持下,好不容易吞了下去,差點噎到。

整粒蛋這樣吞下去好不好消化且不談,只覺每個地方,或每個家族,都有不同的習俗,甚至不同的思維,不易撼動!

說到「不易撼動」,不易撼動的事不知不覺就來到眼前了,冬兒一直多病多苦的母親,有一天跟我說要走自己的路,晴天霹靂的我以英雄不輕彈的眼淚溝通、哀求,希望讓孩子長大再走,結果無效!到了民國七十八(1989)年,在經歷兩年餘的寺院生活體驗與思考之後,冬兒母親簽下了離婚協議書,正式進入寺院生活,去開創她的理想新人生。我的父兼母職生涯,也更正式了;既做小生意努力重振一家生計,又綁起圍兜兜洗手做羹湯。從此,母親節都會聽到冬兒「老爸,母親節快樂」的溫馨祝福。

「問候媽媽了沒?」

享受溫馨祝福當下,也會這麼提醒冬兒;通常,提醒總是慢了一步。

當然,每年冬至,凡人的我總難免會有思緒一些些,合該寫一首詩抒發吧,題目就應景叫〈冬至〉,內容如下:

 

一家人團圓的好日子

正是冬兒生日

湯圓,一定要吃

 

出外讀書,接著就業

冬兒常常無法回家過節

遙祝他生日快樂總會交代

記得去吃個湯圓喔!

 

一家人團圓的好日子

卻是冬兒母親的母難日

湯圓,怎嚥得下口?

 

進入寺院修行之後

冬兒的母親越來越少聯絡

不知離了多少苦?得了多少樂?

人間的佳節,方外人還過否?

 

回顧冬兒母親離開後,冬至,仍年年按時節到來,二十八年間從沒缺席過;但我卻很少煮湯圓,除了因為腸胃已經無法承受糯米食品的黏與膩,或許,對於人間的出生與離別苦難,仍然在意吧!

民國一○六(2017)年1218日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刊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umen2727 的頭像
puumen2727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預祝冬兒生日快樂 勿忘父代母職的偉大抱抱爸爸
  • 謝謝貴客給冬兒祝福!
    其實爸爸不偉大,做該做的事而已。
    新年到了,祝福貴客新年度如意吉祥!

    puumen2727 於 2017/12/19 17: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