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敢自誇文明?.jpg

【游永福文化論壇】

慰安婦像遭踢 / 雛妓、慰安婦,日本敢自誇文明?

一個國家對待女童與慰安婦的態度,能展現這個國家的文明高度嗎?

池村菊第一次出現,年紀才歲,職業是「舞子」,出現時間是在日本時代大正元(1912)年813日,寄留於職業為「貸座敷業」的稻政戶內稻政,是來自日本山口縣,寄留地為臺灣的苗栗街。關於「貸座敷業」,臺灣昔稱「趁食間」或「娼館」。

哦!為甚麼小小年紀,且正值學齡的池村菊,會出現在這樣的場合?難道明治維新之後,提倡「文明開化」大力發展教育,且「成立『岩倉使節團,選派留學生到英、美、、德等先進國家留學;同時,到海外參觀訪問過的澀澤榮一伊藤博文等重要人士,深感女性教育必要而成立了『女子教育獎勵會」的日本人,會全然不在意!

會發現池村菊,乃因筆者在進行「甲仙客家文史產業調查」時,看到了《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7526日第3版「雜報」有甲仙埔自三十六(1903)年以來,置採腦會社,該地亦與事業同發展。內地人男一千二百十一人,女千百八十六人;本島人男一千九百十一人,女六百九十人。又料理店,有五軒,飲食店三軒,旅館二軒;內地人營業雜貨屋五軒,本島人亦有十三軒,相應繁昌往來利便。藝妓二名,酌婦十七人,每夜絃歌不絕」之報導,追蹤調查而得。

這一南臺灣內山地界的甲仙埔確實有料理店存在,戶主為來自日本高知縣的「佐竹」,寄留地為「阿緱廳楠梓仙溪東里阿里關庄四百六十一番地」,屬今甲仙街區。

佐竹的料理店寄留了一位藝妓與一位藝枝稼業,還有十名酌婦若論從業年紀,最年輕的才十六歲;那麼,日本官方對這些陪酒女侍有年歲限制嗎?追蹤相關從業人員的來去處之後,終於找到嘉義街西門外的一家料理店,是由來自名古屋市的河合所開設,戶內有十五名寄留酌婦,池村菊也在其間,當時年紀為十一歲,尚未成年的她已經置身於酒肆之間了!

池村菊,日本神戶市人,明治三十七(1904)年出生。從業記錄:當「舞子」,十一歲轉寄留當「下女」,同樣十一轉寄留當「藝妓」,還是十一歲轉寄留當「酌婦」;又到了1916年,已經十二歲的池村菊轉寄留於阿緱街,戶主為「宮田」

間隔百餘年,上列陌生的名詞有必要略做說明。這「舞子,乃是在酒席間為客人跳舞助興的女孩,年紀約十一十六歲,可視之為「藝妓」見習生。「下女」,是指在旅人宿裡打雜的女性。「藝妓」,是經過挑選並接受嚴格訓練的婦女,在筵席間以三味線、鼓、笛等傳統樂器及歌舞為客人助興者。「酌婦」,即今「酒家女」或「酒女」。

只差了三個多月,池村菊即從賣藝不賣身的藝妓清高角色,掉落到陪酒的酌婦身分!而又過了三個半月,池村菊又轉寄留到宮田的所在;之後,才十二歲的池村菊忽然人間蒸發不知去向!

從池村戶政資料的清楚記載來看,當時臺灣總督府對於酌婦顯然沒有年歲限制;而明治維新「深感女性教育必要」的覺醒,也沒有落實到女童身上。《漢文臺灣日日新報》1906823日第2版「雜報」裡有報導:甲仙埔因採腦事業盛大,多人出入,隨之而藝妓、酌婦等亦紛至沓來,乃依料理屋營業者規約,每禮拜例行健康檢查。此一報導,讓我們知道當時不只酌婦,就連藝妓,確實都與賓客有親密接觸。

那麼,能歌善舞的池村菊,不就成了「雛妓」了!而且,還有可能是臺灣有史以來最為稚嫩的從業人員。日本政府對於來自「內地」的自家女童,不但沒有好好照顧與教育,允許甚至放任她們在聲色場所執業──有這樣不重視女童的偏執,且對殖民地遭受欺凌的慰安婦沒有勇氣認帳,一無關心,遲遲不肯道歉,也遲遲不願賠償;即使勉強認帳了,面對韓國與我中華民國,又有差別待遇;更離譜的是本月6日日本民間團體「慰安婦之真相國民運動」幹事藤井實彥,來到國民黨臺南市黨部遞交慰安婦相關「公開質問書」時,還對慰安婦銅像做出踢腳動作,並由自己的錄影師錄影存證,真是可惡至極!

所以,日本要真正進入文明國家之林,顯然還有一大段長長距離要走!(完整版)

同步發表於民國一○七年(2018911日《聯合報˙民意論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umen2727 的頭像
puumen2727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