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十載遊記封面.jpg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臺灣線性文化遺產】

豐饒的人文饗宴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十載遊記》之暹邏、柬埔寨與福爾摩沙

游永福

1、2、3荖濃平埔老婦們與百餘年大武壠挑繡服裝.png

當初有幾個朋友還建議我們出發前先舉行一場告別式,順便帶著棺材一起上路。」這是湯姆生從曼谷要前進吳哥窟時,幾個朋友們的建議,彰顯了吳哥窟行程確實艱辛危險。行程艱辛危險,周全準備是需要的。

在準備期間,湯姆生先行走訪了安居在暹羅(即泰國)南方佛丕府的寮國人;會走訪,顯示寮國人必有獨特的樣貌。到了1871年湯姆生又走訪了福爾摩沙,發現「再也沒有見過其他族群,比福爾摩沙的平埔番更像佛丕府的寮國人,就連居住環境也一樣。」但是,會製作「巨大竹籃,還有小型的草籃、上了清漆的木製器具、耙子、犁,以及其他各種農業用具」的寮國人「又進步一點」,因為福爾摩沙的「平埔番只會耕作

其實,兩個族群是各有所長。就在1871415日,在福爾摩沙南部內山地界,因為要經過的路段屬高山原住民獵區,有出草之虞,所以湯姆生一行十個人,在兩位甲仙埔武裝嚮導護衛下小心翼翼東往荖濃。來到荖濃隔日,湯姆生拍攝了一張荖濃的平埔老婦們〉精采影像(照片1),影像裡2老婦腰部,紮綁了挑繡花紋的「被仔圍」(照片2今日耆老都以「被仔」來簡稱),相當珍貴;這一件被仔圍,得見條幅較窄的挑繡邊緣,中間也有大約同樣粗細的橫式挑繡,可是放大之後仍然無法看到挑繡圖紋──雖然如此,卻能見證今日有百餘年歷史的大武壠族原住民挑繡服裝(照片3),最慢在1871年即已經隆重出現;檢視這些現存挑繡服裝,工法非常細膩,且用色有偏暖色紅與明亮白的傾向,加上中間色與冷色藍的搭配,讓人有溫暖、鮮明與純潔的感受,就藝術層面來說,可說相當進步。

除了生活用具製作與服裝挑繡藝術,最能展現一個族群文化素養的當屬建築了,湯姆生在《柬埔寨的古跡》裡的吳哥窟古城照片,讓當時渴望明瞭東方世界與東方古老文明的歐洲人為之震撼,也讓湯姆生的名氣扶搖直上。

當時,來到吳哥窟古城的湯姆生,除了拍照,還測量並繪製了內部平面圖,為吳哥窟留下了珍貴的早期記錄。就在湯姆生拍攝的〈吳哥窟百音廟五十一座石塔中的一座〉影像裡(照片4),可以看到雕刻了四面佛的石塔幾乎淹沒在茂密叢林中;面對壯觀的石塔,湯姆生忍不住讚美:「光是一棟建築就涵蓋一大片土地,上頭還有五十一座石塔,於是便有二百零四張龐大如斯芬克斯的面容,朝著四方面露微笑,這也是佛教徒最愛描繪的表情,充滿純潔與祥和;而且每個慈眉善目的佛頭上都戴著一頂象徵崇高與聖潔的王冠。

4、5吳哥窟石塔與女子極簡服裝淺浮雕.png

石塔,高達五十五公尺,組合的每一石塊都非常巨大,當時沒有吊車等重型機械,到底是如何一層一層疊砌建構的?而石塊疊砌好之後,又是如何搭建鷹架雕刻出精美淺浮雕的?

至於〈吳哥窟女子極簡服裝淺浮雕〉影像(照片5),則展現了女子身材的健美,更凸顯出女子頭飾、臂飾、腕飾、身飾的細緻與精美。也難怪湯姆生會說:「這些壁畫不僅技藝精巧,構圖也美,可見古代柬埔寨人的藝術造詣已經到達很高的境界。」

然而,當時要前進幾乎隱身於叢林中的吳哥窟古城並拍攝照片,絕非易事。湯姆生是在1865928日抵達曼谷的,經過四個月的周全準備,終於在1866127日從曼谷出發。同行者有英國皇家領事館的甘迺迪、馬來人穆海默德˙阿里、新加坡的中國僕人阿洪和阿昆、暹羅人庫特,及八名沒記錄名字的暹羅壯漢,總計十四個人。需要八名壯漢協助,乃因湯姆生是以濕版攝影法來拍攝,得攜帶大量笨重玻璃板、幾架大型單鏡頭木箱相機與一架可同時拍攝兩個小影像的小型立體鏡木箱相機,以及木製腳架、大量相關化學藥品、可以馬上沖印的行動暗房,還有必備的乾糧、衣服與藥品──加總起來,屬重裝備行程了。

前五日,一行人是乘船走水路東往暹邏巴真府的甲民城,沿途遭遇掛蚊帳都沒有用的蚊蟲攻擊與水蛭靜靜吸附的吸血騷擾。而在甲民城經歷了幾天折騰之後,湯姆生於「傍晚五點左右終於帶著兩輛牛車和兩批小馬,出發前往柬埔寨。我們還另外雇用兩名苦力,專門負責搬運經線儀、六分儀與其他儀器。」就這樣,一行人來到林間的一間小廟過夜。「第二天清晨三點再度出發,沒有多久,一陣雷雨頃刻便落到頭上,有一頭水牛突然受到驚嚇,車翻了,中國僕人和物品也跌得東倒西歪。」雖然經過搶救,但是大部分食糧都在這場暴風雨中流失或損毀了,所以從此一行十六人的隊伍在鄉野間走了一個月時,飽嚐了食物匱乏的辛苦

除了欠缺糧食,湯姆生來到班翁塔克隆(Ban-Ong-ta-Krong)還罹患惡性瘧疾,全身疲軟無力,只好雇用一輛小牛車來運載;甘迺迪則定期讓湯姆生服用奎寧而得復原。湯姆生除了遭遇惡性瘧疾之患,一路還有豹子與獅子等猛獸環伺,還好最後都轉危為安。

終於,一行人進入柬埔寨的詩梳風,接著前進至洞里薩湖邊的但錫馬(Dan Simah),付錢給當地首長後獲得一艘航行湖上的船;船轉入暹粒溪時,承蒙暹粒省省長禮遇,派了兩頭大象和五輛牛車來迎接。

吳哥窟的拍攝與量測工作完成之後,湯姆生一行人南返暹粒城,以三天時間進行了周遭景點的參訪,之後才順湖南下,於1866326日登陸磅清揚;接著又於27日晚上抵達金邊。此一吳哥窟之行,湯姆生足足耗費了兩個月的時間;最後安全返抵曼谷,則已經是1866419日,亦即差八天就三個月了。

湯姆生的暹邏、柬埔寨與福爾摩沙旅行的確歷盡危險與艱難,但是呈現的精采成果,卻讓我們對美感的想望與多元文化的探求得到極大滿足。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生動活潑的經典作品《十載遊記》中譯本(照片0),已經於20192月由網路與書隆重出版,臺北大塊文化發行;版畫插圖,比英文版豐富,還有謝佩霓的精采序文〈不容錯過的永恆影像──約翰˙湯姆生鏡頭下的福爾摩沙〉,值得一讀再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umen2727 的頭像
puumen2727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