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茶心與茶心枕頭-題字-好.png

【游永福散文雨】

綜合茶心枕頭

大約是在民國五十八(1969)年,父親嚴重胃出血,還陷入昏迷狀態,經過在地診所的方醫師緊急處置,並即時轉送旗山大醫院開刀救治,終於撿回一條命。出院之後,亦即從鬼門關走回來的父親,性情有了極大變化──這是做為家人的我們一致的感受,於是好一段時間,我們有了父親的溫和關懷,亦即享受著天倫之樂。

不知過了多久?養好身體的父親又回復舊習喝起酒來,且脾氣也回來了!還好,父親已經懂得小飲輒止。而當然,來訪的親友與事業夥伴有些人已經戒酒,且有的新朋友並不愛喝酒,所以在聊天時,泡茶就成了必須。泡茶也是有學問,父親會依據親友與夥伴的習慣,或泡茶心茶,或泡麥仔茶,而能賓主盡歡──這樣的小細節,讓我們見識到父親對外交際的能耐。

八年前過年,從臺北回娘家的二姊,給小弟我帶來一大包泡過的綜合茶心,說是好多年前父親在泡茶賓主盡歡之後,惜福的母親把泡過的茶心與麥仔一次又一次曬乾,接著收集,之後送給她的;當時因為生意忙,一直擱著沒有應用,心想小弟我會用得上所以帶了回來。

今年,擴大整理廚房與用餐環境,將長久用不到的物件或送、或回收、或拋棄,希望空間能更為寬敞。整理到這一大包泡過的綜合茶心時,發現碎屑不少,那麼是留還是不留呢?最後決定留下來。留下來就得好好應用,於是將綜合茶心重新曝曬,夠乾燥才不會發霉;當然,碎屑也得篩除。由於泡過的茶心味道很淡,且比較硬,乃有請二姊好人做到底,在臺北購買還未沖泡的便宜茶葉給我添加,以增加香味並讓茶心軟化;茶葉,是選擇焙火較重的熟茶,兩者均勻混合之後,是用來製作枕頭。

枕著添加新鮮熟茶的綜合茶心枕頭安睡,最能感受到母親的慈愛了,因為遠去十二年的母親,還曾幾度來入夢!至於離開十三年的父親雖然未曾入夢,但被父親稱呼為「書呆子」的我,在與人交往時仍未忘失父親注意小細節的身教。

民國一八(2019)年38日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發表

文章標籤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