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家供桌上的「游家祖先大福田」存錢筒.png

【游永福散文雨】

祖先的存錢筒

跋杯(pua̍h-pue,閩南語,即擲筊)的時候,祖先以聖筊應允了我們,從此我們家的供桌上頭多了一個存錢筒。存錢筒擺放供桌上,當然不是想要祖先把錢投進來,是我們想要把錢存進去。

回想五十年代,物資仍然匱乏,平日用餐大多是食無肉,所以逢年過節,是我們這二十餘口人之家,最為歡欣且最為難得的時刻了,因為有祭拜品可以加菜打打牙祭。後來,兩位叔叔嬸嬸與孩子另有居所,我們六個兄弟姊妹也陸續有五位各自成家而離開老家,因此逢年過節就有了變化。以另外購買房子居住的父親與母親來說,只有兩個人過生活,而母親素食,所以祭拜的肉品只有父親一個人獨享;父親,一向喜歡吃煎得香香的肉,前兩餐還好,第三餐起肉就變硬了,常讓父親難以咀嚼。而二哥二嫂,除了與從北部回來,之後繼承爸媽居所的我共同奉祀祖先,另外還得祭拜新購屋舍的地基主,等於一次需要備辦兩份供品,二哥也素食,所以祭拜品若要新鮮吃,二嫂一段時間內都得一直吃同樣的肉,真是難為她了。

不同年代,是不是應該有不同思維?今年三月,媒體有「南投縣埔里鎮王氏夫婦,八年前突發奇想,擲筊詢問祖先,除了年終祭祖,其他節日可否以現金代替供品,祖先想吃什麼就拿錢去買,沒想到連續擲出三個聖筊。從此每次祭祖,就將現金存進供桌上的存錢筒。每到歲末年終,夫婦倆會在祖先牌位前列出公益團體的清單,擲筊請示祖先捐助對象」的報導,這樣的內容,看了讓人驚喜!所以端午節祭祖完成的時候,特別針對這件新的祭祖方式跟二哥二嫂說明,二嫂說那就請問祖先吧。開明的祖先,竟然也以聖筊應允。

此一好結果,不但解決了二嫂一段時間內都得一直吃同樣肉品的為難,也終止了焚燒金元寶甚至焚燒金紙的不環保習俗,更讓口味不盡相同的祖先有各自採買各自享用的方便;最後,還能將存錢筒裡的金錢以「游家祖先大福田」的名義捐出,讓祖德得以流芳,也讓我們這些後人與有榮焉──這,真的是一舉數得,相當精采,且相當合宜的祭祖好方式。

中華民國一○八2019)年75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發表

文章標籤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