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055961木柵禮拜堂群像-修邊-威.jpg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臺灣線性文化遺產】

木柵禮拜堂群像──湯姆生內涵豐富的人物攝影

每位藝術家都有自己的堅持與理想,所以,作品各自展現不同風格。

「南福爾摩沙內山地界,居住著一群熱忱又和善的美好『平埔番』……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在傾聽了同樣來自英國蘇格蘭愛丁堡的宣教士馬雅各醫生的講述與讚嘆不止之後,怦然心動,於西元187141日,隨著馬雅各從廈門出發,2來到打狗,5日轉赴臺灣府。準備好物資與肩挑人力之後,隨即於411日深入南臺灣東方的內山地界,留下一張又一張原住民平埔族親精彩影像,其中有一張頗具風格的團體照很受注目。

此張團體照,經過電腦上色之後,於201791發佈於臉書《臺灣古寫真上色》社團,至今得到了好幾千次的點閱、分享與眾多留言討論,可說引發了旋風。而照片在發表同時,社團附上了「可能是臺灣史上第一張團體擺pose的照片,動作神態超有形再加上全部不看鏡頭,被網友戲稱為『福爾摩沙第一天團Baksa』」的說明文字;後來,說明文字之後另有回應留言附註:「有人說被攝者不看鏡頭是怕靈魂被吸走,但同一批其他照片有許多面對鏡頭的獨照,故此照片不看鏡頭應該是攝影師要求下擺出的動作。」

仔細檢視這一張Bak-sa團體照畫面,在左上側,隱約出現了湯姆生的題字。但由於題字筆劃很細,且字體小小,實在很容易讓人忽略。經過翻轉照片電子檔並放大檢視,寫得太流暢的字體再經國內外工作伙伴辨識、討論與推敲,題字內容終於確定,亦即Bak-sa chapel and group, Formosa, 1871,筆者謹將之翻譯為「木柵禮拜堂群像」,並以此為照片名稱,方便有興趣的朋友們追蹤研究。

從湯姆生的題字來看,照片裡的背景房屋,正是木柵禮拜堂。看得見的部分,房子的結構,是竹梁柱,茅草屋頂。啟建緣由與落成時間,依據馬雅各醫生回報英國長老教會,並發表於機關刊物《使信月刊》(The Presbyterian Messenger, July1870, p.162的宣教報導所示,乃由於當地信徒持續增加,為了方便做禮拜而營建,於1870411日落成啟用,亦即這是木柵禮拜堂的第一棟會堂了。依據湯姆生的報導推論,禮拜堂牆壁,若不是以剖竹片,便是菅蓁(亦即「五節芒」)來編插,抹上黏土之後再敷上石灰來美白。由於竹柱子彎曲突露,呈現出迷人的墨竹韻味,乃吸引了湯姆生的注目;目前,總計出現十一張以竹牆壁為背景的人物照片,東、西方藝術,就這樣交融於影像之中,散發出和諧典雅之美。

〈木柵禮拜堂群像〉照片中的五男四女,總計九位西拉雅原住民新港社群族親,臉部或偏左,或偏右,都略微下傾。在本文第三段已經提到《臺灣古寫真上色》有「此照片不看鏡頭應該是攝影師要求下擺出的動作之推論;然而,湯姆生到達臺灣才十幾天,不諳木柵新港社群族親當時使用的語言,且也還族親不熟悉,亦即尚未建立互信基礎,所以一時間是難以提出要求的。而也由於新港社群族親是第一次看到攝影機與第一次接觸到攝影,對於影像被拍攝到機器裡面的魔法難免會產生疑慮,所以推測湯姆生已經有備而來,準備好一些照片樣本,有請受到族親尊敬愛戴,且熟悉當地語言的馬雅各醫生說明攝影相關事宜,讓族親們瞭解攝影是無害的──看來馬雅各醫生的溝通與協調相當成功,乃能有一張張精彩照片出現。

那麼,這一張木柵禮拜堂群像照片,湯姆生到底想呈現哪些內涵呢?當時,清朝統治之下的福爾摩沙原住民平埔族群及其服飾樣貌,與歐美人士大有區別,湯姆生為了想讓歐美人士有所瞭解福爾摩沙獨特好風情,所以有了側身與稍微側身的角度安排,以利臉部深淺輪廓與服飾樣貌的展現。

畫面中,四位女性都紮綁了傳統頭巾,且穿著傳統綁帶式左衽上衣,還有寬鬆本島褲。除了左2老婦,其他三位女性腰際也都紮綁了下垂的「被仔圍」,當成腰裙、一片裙或圍裙使用。而頭巾的紮綁方式,看來一個人一個樣,顯示如何紮綁沒有硬性規定,是可以隨己意自由發揮的。而四位女性,都沒有配戴手環或戒指,相當素樸。五位男士則都穿著漢式右衽盤扣式上衣,還有寬鬆本島褲;頭巾則已經卸下,露出薙髮、結辮,並將髮辮盤繞頭上的獨特髮型。值得注意的是九位人物都腳踏實地,打著赤腳。

而兩張椅子也值得注意,畫面左側的叫做「椅條(閩南語),屬木製品;在門框左下側,出現了椅條另一側的一小截椅腳,顯示椅條長度不短,依據女士坐著的比例,最起碼是可以三至四個人一起入座的,應該是禮拜堂佈道時信徒們就坐用的大椅條,亦即小號的「大板椅」了。右側的叫做「凳子」,放大檢視之後發現是竹製品,因為出現了明確的竹節,及竹節切口。竹製凳子影像的出現,讓湯姆生來到木柵聚落描述的「臥榻、椅子、籬笆、房屋建材、水桶、水壺、水杓、米升、酒杯、筷子、煙斗、籃筐、搖籃、竹簡、籤、籤筒、扇子、笛子、織布機、紙和筆」等竹子之廣泛應用的「椅子」,如實呈現眼前。

在眾目睽睽之下,九位被拍照的新港社群族親,或靜定、或瀟灑、或帥氣、或漠然、或有一些不明究裡,就這樣將自己的身影奉獻給了湯姆生,奉獻給了福爾摩沙,奉獻給了遠方的國度,完成了第一次有些意外且或許沒有酬勞的模特兒工作。

本文於民國一○八(2019)年十月十五日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發表

本文作者游永福懷胎18年的《尋找湯姆生:1871臺灣文化遺產大發現》專書,11月上旬出版上市,書籍規格:19×26公分16K大版本,120磅雪銅紙精印,平裝本,272頁。出版者: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感謝八位專家學者盛情推薦!

【王雅倫】(國立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副教授)

十八歲時開始寫詩,差點成為詩人的游永福,以質樸(如同湯姆生描述他在南臺灣山林間所遇到的人的感覺一樣),又如壯碩的山林一般的開闊心胸,在沒有補助得情況下,獨力又細膩地完成這本大作,在這紛擾喧囂的時代,特別映照出一股清流與書香。對照起部份西方學者,總是以他者之眼或東方主義來理解或質疑湯姆生拍照的動機以及他所拍攝的東方圖像,在通過閱讀這本書之後,或許應該說,湯姆生的知音晚了148年才出現吧。

【張美陵】(攝影藝術家、教師、策展人)

游永福是高雄甲仙、杉林、六龜地區的文史專家,長期研究1871年湯姆生的南臺灣之旅,致力於推動建立「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台灣線性文化遺產」。這件事非常重要,因為當今聯合國的「世界遺產名錄World Heritage List」,從臺、澎、金、馬的地理區域,找不到任何「世界遺產」。

《尋找湯姆生》這本書,不但意圖將湯姆生的南臺灣路線,推動成為臺灣的文化遺產,也希冀從湯姆生的攝影檔案,發現與追憶西拉雅族卓猴社、新港社與大武壠族的生活歷史文化。

【張蒼松】(攝影家、策展人)

地理學者約翰˙湯姆生著眼編輯異國文化和生活細節為發想的圖誌,以攝影家的毅力航向南臺灣,踏查拔馬、木柵的西拉雅族與甲仙、荖濃、六龜里、枋寮的大武壠族群及其自然風土。1872年,揮別行腳十年的亞洲回到英國,奔波於倫敦街頭,關注貧民階層的尊嚴與悲愁;湯姆生接續亞洲紀行的信念「刻劃平易近人之人性」,19世紀晚期,提倡革新寫實主義攝影。

1972年,美國《Life》攝影講座及專書,薑湯母生定義為國際上「68位偉大的攝影家」;80年代,日本《太陽》出版〈創造世界的一百張照片特集〉,湯姆生的作品羅列其中!

昔時,湯姆生曾在游永福生長的甲仙埔投宿一晚,134年後的2005年,游永福發心循著湯姆生走過的路展開田野調查。

「開發生命情境的極致」是詩人蘊藏的原點,十八歲開始發表詩作的游永福,胸懷詩意上路,反芻敏感、纖細與想像力的特質,行吟湯姆生的步履鴻爪,省視故人疼惜過的每一寸母土大地,十數寒暑以來,游永福描繪了這條古道的骨架與神采。

祈盼文化部把這條「線性文化遺產」納入「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接著再與英國聯合向「UNESCO」叩關,申請登錄為「世界遺產領域 / 線性文華遺產」,甚幸!甚幸!

【黃明川】(電影導演)

從約翰湯姆生所留下最早的旅行攝影影像,到游永福窮畢生之力挖掘出故鄉歷史縱深,並共造社區情感,臺灣走過顛跛的殖民歷史與認同VS.族群的翻攪。本書的地方誌與地方心回應了整個臺灣,及亞洲十六世紀末以降的變動史觀。

【費德廉】(美國里德學院歷史系教授)

讀者閱讀游先生的新書以及書中的豐富圖像時,不但能夠知道湯姆生1871年取景地點在哪裡,還會看到同個地點的現在面貌,知曉湯姆生路徑中每個地帶的植物、食物與特產,並能了解南臺灣平埔族群1870年代的房屋、武器、衣服等器物是如何構成的等等。透過長年的實地調查、舊照片的分析與歷史文獻的研究,游先生的新著作《尋找湯姆生》,終於完成近似我和蘇教授當年想要實現的展覽。在我祝賀他新書出版時,也不要忘掉蘇教授2001年所提醒我們一同開會的朋友的,即欣賞十九世紀英國攝影家的風景照片與人像時,必須記得湯姆生是依靠英國帝國主義在臺灣擴展的機制(包括英國長老教會的協助、英國海軍部的海洋測量等)以及當地的臺灣嚮導與村落居民的協助等,才能夠取得這些圖像的。游永福先生的新書也有助我們認清這個事實。

【劉克襄】(作家)

十九世紀西方旅行家的踏查非常多樣,各個區域又有不同挑戰。作者游永福藉由湯姆生的南部履行,以在地文史嫻熟又細膩的田野訪問,逐次展開探索。日後再以豐富的生活風物見聞,親臨現場比對、爬梳,一點一滴地分析研究,終而走出了截然不同於其他譯註者的蔚然壯觀風格。此一寫作方式,無疑地,可為臺灣早年旅行的記述打開一個新面向,同時也提示鄉土文史工作者有諸多可能。

【謝佩霓】(藝評家、《玻光流影》湯姆生攝影展策展人)

187142日,已經在亞洲旅行滿十載,以相機記錄下所到之處風土民情的約翰˙湯姆生,在馬雅各醫師義助下,決定在返英定居前一探福爾摩沙。他從打狗港(今高雄)上岸,風塵僕僕行路難的兩週間,行腳直至荖濃溪。一路帶著沈重無比的器材,踩踏攝影鏡頭從未捕捉過的挑戰極限秘境,其艱辛不足為外人道,卻留下了劃時代的貢獻,從此臺灣正式晉入影像信史。

為了一償夙願,游永福十八年來勤勤懇懇考掘探勘,孜孜不棄地逐步聚沙成塔,成就了《尋找湯姆生》一書,其刻骨銘心的心路歷程令人動容。八八風災毀山斷水滅村,所幸大師精湛的紀實攝影采風,已將昔時風采化做永恆。天災屆滿十週年之際,此書終於能夠付梓出版,意義非凡。這不只讓湯姆生近一個半世紀前的身影行止,立體化又具體化,也讓游永福與有心人士,持續推動線性文化遺產被認可的時機,更加指日可待。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