荖濃-臺灣文獻66-4.PNG

【英國攝影家湯姆生1871台灣線性文化遺產】

湯姆生的1871年「荖濃Hong-Kos的房屋」取景點追查

游永福

摘要

西元1871年4月,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在南台灣荖濃接待家庭拍下了3張照片,其中一張湯姆生題了「Hong-Kos house Lau-long, Formosa. 1871」的字,亦即照片是「荖濃Hong-kos的房屋」。關於「Hong」字,湯姆生在甲仙埔前往荖濃的旅行記錄裡,曾出現「Mrs. Hong」與「Hong」兩個字眼,所以確定是姓氏無誤。湯姆生是以當地使用的閩南語來記錄地名與人名,若依據遠流出版公司出版的《台灣話大詞典──閩南語漳泉二腔系部分》裡的資料,「Hong」字,有「洪」與「黃」兩個對應姓氏。從姓氏切入,再透過照片地景的踏查比對,湯姆生142年前拍下的房屋與「Hong」氏後人就此幸運出現。

關鍵詞: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荖濃、Hong-Kos、洪姓、黃姓、地景

壹、前言與研究方法

貳、Hong-Kos家族照片的特徵

參、湯姆生記錄的「Hong」字

肆、在142年後的荖濃撈針

伍、尋訪竹林下黃家人

陸、歡歡喜喜拍攝記錄片

柒、結語

壹、前言與研究方法

西元1871年4月1日,被馬雅各醫生對台灣地景與原住民不住讚美深深吸引的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1]帶著助理Ahong,毅然與馬雅各搭船離開廈門,於4月2日來到台灣打狗;盤桓三天後,4月5日又乘船來到台灣府城。在備好物資並僱請好挑夫之後,4月11日,一行人開始往東前進,深入拔馬;接著,每日不休息挺進,於是內山地界的崗仔林、木柵、柑仔林、瓠仔寮、甲仙埔、荖濃、六龜里與枋寮等平埔聚落,都在湯姆生用盡心思拍照與文字報導之後留下了深深履痕。湯姆生的南台灣旅行路徑,請參看筆者已經完成考證並標示中文與日期的「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的1871年南台灣旅行地圖」(圖1)。[2]

來到遠東進行了十年的旅遊之後,湯姆生於1872年返回英國。關於台灣的旅行,湯姆生陸續撰寫了4份細膩報導;而南台灣之行所拍攝照片,若以英國威爾康圖書館典藏的53片玻璃版底片為主,加上玻璃版沖印照片2014年合成版1張與玻璃版斷裂照片2015年合併版2張,以及浮上檯面的當時沖印照片典藏,目前累計已經達63張之數。

經過一而再,再而三檢視,湯姆生的每一張照片,或含藏地景之奇、或含藏居住建築之異、或含藏族群服飾之美、或含藏植物之麗、或含藏族群維生方式之節制等等豐富故事──以這些內涵,來對照略顯粗糙的台灣方志,湯姆生給台灣的這一份禮物著實厚重;若再加上現地地景、生態、產業與人文等多元資源的匯集,湯姆生的這一資產,是頗具聯合國「線性文化遺產(Lineal or Serial Cultural Heritages)」內涵的。

湯姆生南台灣旅行地圖-日期標示.png

圖1:加註中文地名與日期的「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的1871年南台灣旅行地圖」。資料來源:Reed College

既然內涵那麼豐富,那麼當時的照片取景點今日能否找得到呢?

我們且試著以湯姆生來到荖濃,為Hong-Kos家族拍下的三張珍貴照片來進行研究,三張照片即「荖濃Hong-Kos的房屋(Hong-Kos house Lau-long, Formosa. 1871)」(圖2)、「荖濃的平埔老婦們(Old pepohoan women Lau-long, Formosa. 1871)」(圖3)與「Goona和他的妹妹們(Goona and his sisters Lau-long. 1871)」(圖4)。

L0056717-荖濃Hong kos的房屋-框.jpg

圖2:湯姆生的「荖濃Hong-Kos的房屋」影像。資料來源:英國威爾康圖書館(© Wellcome Library )。 

L0056409荖濃平埔老婦們.jpg 

圖3:湯姆生的「荖濃的平埔老婦們」影像。資料來源:英國威爾康圖書館(© Wellcome Library )。

L0056277-Goona與妹妹們-切邊.jpg 

圖4:湯姆生的「Goona和他的妹妹們」影像。資料來源:英國威爾康圖書館(© Wellcome Library )。

這三張照片取景點的追查,研究方法有三:

一、田野調查

先行針對三張照片特徵進行分析,之後進行現地踏查比對。

二、文獻分析

透過湯姆生的旅行報導與其他文獻記錄,來進行各種可能的分析。

三、戶政資料

試著以日本時代戶政資料,建構Hong-Kos家族族系的連結。

貳、Hong-Kos家族照片的特徵

西元1871年4月16日,對於荖濃的Hong-Kos家族或整個台灣來說,都是很重要的日子,性情中人的湯姆生,必是感念15日晚上,主人Hong-Kos堅持殺豬、烤豬,來表達最好的待客之道;以及感念16日家族成員Goona盛情帶路,下達荖濃溪床取景拍照──因為遠道來訪的湯姆生數度按下了快門,慎重其事為Hong-Kos家族留下了上面提及的三張珍貴影像。

L0056717-荖濃黃家-題字.jpg

圖5:湯姆生「荖濃Hong-Kos的房屋」照片題字,得用心才能辨認。

湯姆生在「荖濃Hong-Kos的房屋」照片裡的親筆題字(圖5),有龍飛鳳舞之美,經過釐清之後,題字出現了「Lau-long」兩個字,亦即「荖濃」地名的閩南語羅馬拼音對應字。湯姆生所指述的「荖濃」,最早出現於同治初(1862-)年的《台灣府輿圖纂要》,當時記載為「荖濃莊」,屬台灣縣善化里西保內中股大武壠管轄。住民,是以原住民四社平埔社群(或稱大武壠社群)的芒仔芒社為主。相關位置,屬今高雄市六龜區荖濃里下荖濃聚落;土地,則原屬拉阿魯哇族領域。社群能在此地生活,乃因清朝康、乾年間,以給付外來生活物資為代價,讓兩個族群得以在此安居樂業且和平共存──這一互動模式,後來的學者將之稱為「撫番租」。而清朝時期與日治初、中期,荖濃,更是山地物產與外來物資以物易物的一大據點,亦即是山地原住民與平埔社群原住民的重要交會交流所在。

那麼,且來談談圖2「荖濃Hong-Kos的房屋」這一張非常重要的影像,會說「非常重要」,乃因為照片有四個特點:

一、背景出現一座鈍三角形山峰,從峰頂開始,右方近乎直線的稜線,約以15度角傾斜而下;左方,約以20度角下傾;山峰後方左右兩側,則群峰層疊連綿──有了特殊山景,又知道拍攝地是荖濃,是最有利於取景點踏查的。

二、房屋與人物下方,出現陽光的短斜陰影,湯姆生一行人離開荖濃前往六龜里是下午約2點,所以午後已無暇進行拍照事宜,推估拍照時間約在上午12點之際;又由於拍照的4月16日,太陽還在北迴歸線南邊,所以陰影的方向與房屋的面向,都是偏北方。

三、房屋與山景之間,有長著樹叢的小山崙。

四、人物分析:四位人物站立在照片中央正前方,兩位老婦分列兩側,兩位少年家往前跨一步在中間,四個人應該都是湯姆生想凸顯的主角了;而屋簷下,則有一整排或站、或彎腰、或蹲、或坐的拍照觀察者。依湯姆生的旅行記錄,左2頭戴蕨類植物頭冠的站立男孩,是Hong-Kos的小兒子Goona;[3]而Goona右邊的吸菸男子,應該就是15日才娶山地原住民妻子續絃的大兒子Boon了。

而圖3「荖濃的平埔老婦們」影像,經過詳細比對,照片中的三連棟茅草房屋與圖2是同一棟,取景位置是在房屋右前方。照片的特點是:

一、房屋左側與後側有竹子。

二、竹子後,亦即照片背景,有明顯的橫行小山嶺。

至於圖4「Goona和他的妹妹們」影像,依湯姆生題字內容,乃頭戴蕨類植物頭冠的Goona與妹妹們的合照,是在竹叢之下拍攝;這竹叢,應該就是三連棟茅草房屋左側的竹子了。從叢生竹竿的粗細、節與節間偏長的特色、葉片的大小,還有竹枝無刺等生長樣貌來研判,竹子的種類屬「長枝竹」。

參、湯姆生記錄的「Hong」字

在追查三張照片取景點之前,有一樣功課須先做,即湯姆生在甲仙埔前往荖濃的旅行報導裡有「Mrs. Hong」的記錄,圖2裡也有「Hong」的題字,所以Hong確定是姓氏無誤。這個「Hong」字,在《從地面到天空臺灣在飛躍之中》一書裡,譯者黃詩涵是將之翻譯為「洪」,[4]高雄市立美術館2012年的《玻光流影──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專輯,或因慎重編輯,比當年12月的預計出版時間慢了一些些,直至2013年的4月19日才得推出,裡面的「Hong-Kos house」也跟著以「洪家」標示。[5]「洪」字,的確是姓氏,但筆者注意到湯姆生記錄的地名、人稱與物名,都是以閩南語音來記錄,譬如拔馬(即「跋馬」,Poah-be)、平埔番(pepohoan)、木柵(Bak-sa)、瓠仔寮(Pau-ah-liau)、酒(shu)、甲仙埔(Ka-san-po)等等都是──這些當時的語音,時至今日有些已經有了轉折。

我們且回到「洪」字來討論,遠流出版公司出版的《臺灣話大詞典──閩南語漳泉二腔系部分》裡,「洪」字,有「hông」的發音,屬文言音,如酒量很大叫「洪量(hông liōng)」;除此,另有白話音「âng」音的使用;到了今日,âng音較為通行,就如平常我們稱呼洪姓人家,都叫「âng某某」而不喊「Hông某某」。[6]再依該詞典內容,出現「hông」音的姓氏,另有「黃」字;就「黃」字來說,最經典的文言音例子為「黃昏(hông hun)」了;黃,到了今日,白話音的「n̂g」音較為通行,如稱呼黃姓人家,都叫「n̂g某某」而不喊「Hông某某」。[7]上項資料,應該是很有意義的線索了;尤其在百餘年之後,想海底撈針尋找「Hông」氏後代,絕對是一項令人興奮的挑戰。

另一本潘英編著的《臺灣平埔族史》,在第六章〈尋找平埔族後裔〉裡,[8]引用了陳紹馨(1906-1966)、傅瑞德合著,由臺北國立台灣大學法學院社會學系、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系及遠東研究所,共同於民國五十九(1970)年七月出版的《臺灣人口之姓氏分布》第一冊統計表格資料,在引用之前,潘英先引用了該書自序文字:

「這本書的研究對象,是民國四十五年九月十六日臺灣省人口普查口卡資料。研究方法,是使用系統隨機抽百分之二十五的口卡作為樣本,經過紀錄資料、分類與統計、審查與核對、重編與複查等工作的處理。」[9]

潘英在引用之後,緊接著給了該書下列評語:

「是臺灣有史以來,有關族系與姓氏分布綜合研究唯一的一次,也是同類調查中,動員人力最多,統計方法最科學,工作態度最審慎,樣本最詳實的一次。」[10]

筆者依據《臺灣人口之姓氏分布》第一冊與《臺灣平埔族史》兩書,重新製作下表,其中「山胞」、「福建」與「廣東」為《臺灣人口之姓氏分布》第一冊之統計分類;平埔族群人數,則為潘英據前書統計所推估。關鍵的「洪」與「黃」兩個姓氏,特別以微軟正黑體粗體字來加強標示,以方便檢視。所有數據,皆為抽樣後百分之二十五之數值。現在,且來比對表格內容。

表1:民國四十五(1956)年高雄縣六龜鄉平埔族群人數推估表

在表1裡,涵蓋荖濃的六龜,「洪」姓數據是1人,依隨機抽百分之二十五的方式推論,六龜的洪姓平埔族群朋友約可達到4人;而「黃」姓數據是18人,推論黃姓平埔族群朋友約可達到72人規模──洪姓與黃姓,都有可能是湯姆生指述的「Hông」氏。若以熱忱接待馬雅各與湯姆生一行人的「Hông」氏,在湯姆生文字報導與照片中所呈現出來的家族熱況來看,相信他們在荖濃應該不是小戶人家;而且,從1871年到民國四十五(1956)年,在85個年頭中,能發展到72人規模應該大有可能,所以這個「Hông」字,「黃」姓相對應的機率很高。

本文發表於民國104年12月31日出版的《臺灣文獻》66卷第4期

欲知英國攝影家湯姆生檔案,最新突破研究完整內容,

歡迎

參考書目 /

一、中文專書

王雅倫著(民86),《法國珍藏早期台灣影像》。台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謝佩霓總編輯,曾芳玲執行編輯(101年12月),《玻光流影──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陳修主編(1992年9月1日),《台灣話大詞典》。台北:遠流出版公司。

潘英編著(民國八十五年六月),《台灣平埔族史》。台北:南天書局有限公司。

不著撰人(民國八十二年九月三十日出版),《安平縣雜記》。南投: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二、翻譯專書

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著,黃詩涵翻譯、顏湘如校稿(2006),《從地面到天空台灣在飛躍之中》。台北:信鴿法國書店。

三、網站

「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1871年南台灣旅行地圖」,檢索網址:http://cdm.reed.edu/cdm4/item_viewer.php?CISOROOT=...

 

 

[1] 馬雅各醫生(Dr. James L. Maxwell,1836-1921),英國蘇格蘭人。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1837-1921),英國蘇格蘭愛丁堡人。馬雅各醫生(Dr. James L. Maxwell,1836-1921),英國蘇格蘭人。

[2]「英國攝影家約翰˙湯姆生1871年南台灣旅行地圖」,資料檢索日期:2014年2月18日。網址:http://cdm.reed.edu/cdm4/item_viewer.php?CISOROOT=... 。地圖圖檔提供 / 美國里德學院歷史系(Reed College, Professor of History Department)費德廉(Douglas L. Fix)教授。

[3] 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著,黃詩涵翻譯、顏湘如校稿,《從地面到天空 台灣在飛躍之中》,頁72。

[4] 約翰˙湯姆生著,魏延年主編,黃詩涵翻譯,《從地面到天空 臺灣在飛躍之中》。頁114、70。

[5] 謝佩霓總編輯,曾芳玲執行編輯,《玻光流影──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高雄市:高雄市立美術館,民國101年12月),頁91。

[6] 陳修主編,《臺灣話大詞典》,頁689-690。

[7] 陳修主編,《臺灣話大詞典》,頁688-689、1257-1258。

[8] 潘英編著,《臺灣平埔族史》(臺北:南天書局有限公司,民國85年6月初版一刷),頁379-492。

[9] 潘英編著,《臺灣平埔族史》,頁381。

[10] 潘英編著,《臺灣平埔族史》。頁38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