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福的甲仙災能止災】

氣候與救災 
──莫拉克颱風災變的甲仙在地記錄
   
                                       
﹙附「莫拉克颱風甲仙小林雨量表」﹚ 

受到卡玫基與辛樂克前後兩個颱風侵襲而重創的甲仙,正努力復原之際,九十八(2009)年的 八月九日 ,又遭受到莫拉克颱風更為嚴厲的考驗。或由於莫拉克颱風在台灣釀災的第一時間為 八月八日 ,所以傳播媒體與官方,一直是將這一災情通稱為「八八風災」或「八八水災」,然而,八八的時間點,與甲仙在地的受災體驗是有落差的。
 

媒體與專家學者,也一直有救災不力的聲浪,這也與甲仙的在地體驗及各單位、各團體或個人積極參與救災的努力大為不同。

甲仙──莫拉克颱風中的孤島

八月九日早上82分,受災的甲仙,斷橋、斷電、斷訊、斷水,對外交通直到十一日才可勉強繞道通行,電力也在十一日下午458分搶通, 八月十三日 上午1048分電話與網路終於恢復;然而報紙,因便道路況不良,是在災後十餘日以後才得進入,所以外界對受災與救災的各種報導,居住在甲仙的我們是事後才得知曉。
 

由於知曉後,救災與勘災工作仍密集進行,沒有空檔積極回應相關議題,直至過年後,各項急事暫告一段落,救災過程的努力或不力,才得以回顧並檢視。 

特別的台灣,特別的氣候


 

     要談救災,絕不能忽視氣候問題,因為台灣是個很特別的地方,面積小但山岳高聳,所以各地氣候型態迥異,南部盛行西南氣流,北部愛颳東北季風;山區與平地,天氣也常常是兩極,「八掌溪事件」便是最好的例證;就連間隔烏山山系的甲仙與南化,亦時有「東山下雨西山晴」的情形,且看「山雨」一詩:

 

在台南火車站前的中山路頭 

一部來自山城甲仙的客運車 

赫然走下一位腳穿雨鞋 

手拿雨傘的中年男子 

艷陽高照的台南 

看傻了眼 

 

在市區轉了轉 

辦好了事情 

這位腳穿雨鞋 

手拿雨傘的中年男子 

又搭上客運車東返甲仙 

下車之際,一車沒穿雨鞋 

沒帶雨傘的乘客

看傻了眼

 

後學的這首詩,發表於 民國九十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的《中華日報˙中華副刊》,記錄的是當年夏季烏山山系東邊的甲仙整日下大雨,西邊的南化到台南卻是豔陽高照的兩極氣候型態──這樣的氣候,讓後學在台南火車站前下了客運車之後被當瘋子,回到甲仙之時又被誤認為未卜先知。 

莫拉克颱風與甲仙的降雨情況
 

那麼,莫拉克颱風來襲時,甲仙下雨的狀況又是如何呢?後學依據卡玫基颱風的雨勢體驗進行觀察。 八月六日 早上7點起,有「小雨」陣;下午1745分至18點「中雨」;晚上1915分起「小雨」一直下;22點後轉「大雨」,接著又轉「豪雨」與「大豪雨」。 八月七日 整日,「豪雨」與「超大豪雨」輪番上陣。 八月八日 ,則是「大豪雨」與「超大豪雨」交加。 八月九日 早上到中午,雨勢屬「超大豪雨」;下午一陣一陣的雨勢強度略減,屬「豪雨」。 八月十日 早上,陣雨與陣雨之間約有半個小時的間隔,雨勢屬「中雨」;1140分起,「豪雨」不停,且遠雷聲聲;下午5點起,「超大豪雨」。 八月十一日 早上雨停了,茫霧也散開,但935分起又「小雨」;下午「小雨」仍一陣一陣。 八月十二日 早上,「小雨」一陣一陣;935分陽光出現;1230分轉為陰天。 八月十三日 早上大藍天,天空正中央有向東的半月;下午239分至3點「中陣雨」。此後,天氣大都是早上晴,午後陰,接著小雨或中雨的型態。

且再參看已往生小林聚落防災專員陳漢源於 八月七日 與八日,回傳水土保持局的累積雨量記錄與後學的說明。

莫拉克颱風甲仙小林雨量表

 

    兩項資料,有值得注意者,即 八月八日 下午35842秒至下午45242秒,只短短54分鐘時間,小林聚落下了90mm雨量,亦即瞬時雨量高達100mm,日雨量為2400mm。當晚雨勢劇烈,晚上83149秒之後到九日早上6點整,這個位於玉山山脈與烏山山系幾乎交會的V字型地勢底部的小林聚落,到底匯聚了多少的雨量,誰也無法輕忽啊! 

鄉公所的防災與救災指揮


 

在這樣風和雨的交加中,劉建芳鄉長在 八月七日 早上7311秒起至7379秒止,親自一一撥電話給小林等七個村的村長,告知「有任何災情或需要支援,應立即通報。」 八月八日 早上63952秒起至晚上195954秒止,總計撥出27通電話,或給小林等村村長,告知「水保局發布土石流警戒區域,請視實際情況撤離,有任何情況或需要支援應立即通報」;或給甲仙救難協會理事長,告知「若有任何災情,請動員各村隊員給予協助」;或給民政課長、甲仙工務段、災修廠商……
 

八月九日凌晨01245秒起至早上8157秒甲仙通訊全部中斷為止,總計撥出12通電話,或通知甲仙消防隊、大田村長、社會課長,聯絡「中園路約有18人淹水受困之救援事宜」;或請求高雄縣葉副縣長支援「中園路救援事宜」;或告知葉副縣長「甲仙便橋橋墩沖毀,橋面崩塌,交通中斷」;或聯絡國軍第八軍團、國軍公共事務組施軍官,告知「甲仙便橋橋墩沖毀,橋面崩塌,請求支援建置倍力橋。」
 

八月九日上午11點起至晚上193045秒止,撥打5通衛星電話,或報告葉副縣長「甲仙目前災情」;或聯絡甲仙工務段戴段長,請「儘速搶通甲仙對外交通」;或請求縣消防局,「本鄉有重大病患需外送就醫,請派遣直升機救援。」
 

鄉公所各課室人員的努力,在此就不贅述,且來談談第一線村長與其他單位的救災實況,以下是已訪談部分。 

甲仙第一線救災實況
 

八日下午,和安村村長李新福,勸導四德巷警戒區域的六化寺及圓緣寺撤離,撤離後整個六化寺與圓緣寺大埕都遭土石流掩埋;同日下午,南仔仙溪的洪峰漫越過四德大橋下方左岸堤防,危及糖廍區塊的住家,李村長與甲仙鄉救難協會人員挨家挨戶敲門勸導撤離,來來回回的村長甚至還動了氣、口出三字經穢言,才得將住戶全部撤出。糖廍撤離的最後一趟,水已深及大腿,可見執行撤離的難度很高,須有耐心,也要有智慧與膽識,最好再有警察單位配合執行。
 

九日凌晨0點,西安村非警戒區域的雞母窩達摩雙修院毀於走山,母子由義消陳信聰與曾竣源兄弟協助撤離。
 

也是九日,早上6點多,東安村非警戒區域的住戶巴潘春貴電告村長游新儀:咖啡巷出事了!村長馬上撥電話給消防局,並穿上雨衣往鄉公所方向前行,7點整,只見鄉長早已在公所坐鎮,經電話聯繫,有五位消防員隨同村長出勤。
 

處處坍方的台20線,一行人冒著強風與超大豪雨前進,到達咖啡巷卻發現需有機具,還好尋找後確認龍鳳寺與阿義仔(呂忠義)各有一台怪手在,經抽取龍鳳寺熱水鍋爐裡的柴油來使用後,當日下午搶進到災變現場。由於沒有照明設備,晚上必須休息,十日挖掘一整天無所獲,十一日挖到下午16點,才發現受災的獨 居老 太太葉黃玉尾,已罹難!
 

同樣是九日,午後東安村第十四鄰鄰長葉自源與同鄰的周鳴山,進入崩坪坑,帶出對生活半生的土地眷眷戀戀,堅持不撤離而遭難的 方 太太及不得不留下來留下來作陪的子孫,總計7口人;回溯八日晚上, 方 太太一家人逃得倉皇,晚餐剛準備好大水就淹上來了,當即互相提攜往後山逃難,所以淋雨淋了一整夜又半日。十日,鄰長葉自源又進入崩坪坑帶出許明聰,許明聰事後述說:「流動的土石,就像從預拌混泥土車裡倒出來一樣,不同的是土石流除了夾帶大小石頭,還會搬動巨石,聲勢驚人,其中一顆巨石撞破牆壁後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身前,受到驚嚇但能撿回一命真是永生難忘!」
 

小林聚落的救災




 

在甲仙當地來說,小林聚落的災情,是在 黃諸鎮 先生為了尋訪小林親人, 八月十日 一大早無路覓路徒步前往小林,發現聚落已消失,於下午110分回到甲仙向鄉長報告,鄉長才確知此一嚴重的大不幸。當即安排消防隊、義消與救難協會人員前往搜救,由於聞訊的熱心民眾也自行組隊前往,街區各店家的照明用具與電池,一時間被搜購一空。各隊伍來到小林南側的埔角溪時,由於洪流湍急皆無功而返。
 

在甲仙之外來講,依據中央社記者陳守國之報導, 八月九日 上午730分,高雄縣政府即接獲110轉知民眾報案,小林村被淹沒,43人逃到電信局後山待救(這一個消息,也許縣府以為甲仙當地已知道,所以並未轉知甲仙鄉災害應變中心);縣府消防局又表示:九日上午744分、750分與813分又連續接獲民眾報案,因地面救災,人、車無法進入,因此上午829分向國軍搜救中心申請直升機救援作業,但天候一直不佳,無法進入救援,直至下午457分首度冒險進入,仍因天候惡劣無法執行任務。十日上午10點左右,趁雨勢空檔,直升機首先救出陳秋蓮祖孫兩人,接著救出逃抵聚落東南側臺地上工寮裡的老弱婦孺,之後豪雨,打斷救援工作。十一日早上倖存者全部獲救;同一時間,國軍特種部隊也由直升機運載進入五里埔,越溪進行地毯式搜尋。
 

台灣各界的救災與援助


 

十一日,甲仙與外界可勉強繞道通行後,高雄市的機具進來了。晚上,任職台北市議員的甲仙子弟劉耀仁,募集的兩大卡車救援物資也進來了。十二日,台北縣政府的機具也趕來了。十三日上午通訊搶通,國軍部隊也一日數通電話,詢問有何須要幫忙處?一有需求,人員與裝備馬上抵達,小林河床遺體的開挖便是由國軍弟兄擔綱。還有很多團隊與個人及慈善單位,或支援人力來到現場幫忙,或捐助物資,或發放、捐助現金,或進行法事超渡,因大家一直忙著救災而無暇記錄──就這樣,所有的救災工作都是在默默中熱烈進行,十足展現了台灣人的謙卑與可愛。
 

如是,在受災的第一時間,各單位人員無視惡劣天候與危險,救災與安置工作都卯足了勁,忙得七葷八素;鄉公所則人進人出,連晚上也燈火通明,出現從未有過的繁忙場景──本地與來自各界這些救援人力沒日沒夜的辛勤與努力,若不身臨其境是無法得知的。
 

愛噴口水的大人們能排除萬難,勇敢來到現場與我們共患難嗎? 

最根本的救災之道
 

文稿收尾的今日,已是627日 ,農曆為 五月十六日 ,亦即距離本地區旱、雨季分水嶺的 農曆三月十五日 正好是兩個月,這兩個月總計有28天下雨,其中兩日下過「豪雨」陣,3日下過「大雨」陣,其餘都是「中雨」或「小雨」陣,雨勢顯然下得太含蓄,含蓄得令人擔憂。
 

謹寄望老天爺能讓持續累積的水氣,均勻釋放。也期望在這災變已成常態的年代,你、我、他每個人都能更加節制,自自然然、清清淡淡來過日,以降低資源的消耗,而減緩環境惡化的速度,好讓大地恢復些許生機,而得正常運作──這,才是最根本的救災之道了!
 

發表於民國九十九﹙2010﹚年630日 《小地方新聞網》

創作者介紹

日照甲仙埔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y
  • 從"品味瑞士"來到這裡給Angela的詩人叔叔加油打氣。
    唉!台灣噴口水的人太多,留汗水的人太少!
  • puumen2727
  • 謝謝Joy遠來打氣!
    其實,台灣默默流汗水的人非常多!
    只是,知道的人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