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236-非我莫鼠.jpg

【游永福甲仙普門】

非我莫鼠──普門立體紅包

老鼠自己不會種作,常不請自來以人類的食物維生,而遭人類嫌惡。其實,萬物靜觀皆自得,老鼠也很優秀,有些能力甚至比人類還強!

話說甲仙五里埔的「山豬愛呷」手工黑糖廍,種植的白甘蔗一直是筆者的觀察標的,因為農友不用除草劑,也不施化肥,只用除草機或人工來除草,品質極為高檔,所以甘蔗成熟時,吸引了識貨的大大小小山豬成群結隊前來啃食收成;接著,也發現田鼠一起來湊熱鬧,就在甘蔗園土地挖洞居住,方便隨時收成甘蔗。由於山豬食量大,整株甘蔗都啃食到離地兩三吋,亦即只剩硬硬的基部;而田鼠在努力咬斷甘蔗基部,讓甘蔗倒下來之後,只一起啃食節與節之間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的量,因為體型小食量少。

照理說,小小的田鼠要努力咬斷甘蔗基部,讓甘蔗倒下來極為不容易,所以啃食之後剩餘的長長甘蔗,下一餐應該會繼續享用才對,只是隔日甘蔗,田鼠竟然不吃,又努力咬斷另一株甘蔗來啃食──這會是田鼠「討債」,亦即浪費與蹧蹋食物嗎?

觀察山豬愛呷手工黑糖廍的黑糖製品,顏色大多紅中偏黃,只有少部分偏暗;偏暗的情形,與市售黑糖接近,亦即成了名符其實的黑糖。幾經追查之後發現,原來是農友採收的甘蔗有時候多了一些,無法在當日或24小時之內全部熬煮完成,隔日再將剩餘的甘蔗榨汁熬煮,黑糖的顏色就會變暗,顯示甘蔗離開土地一段時間,就會氧化質變,也難怪隔日甘蔗田鼠不吃。

102-01-01田鼠啃食的甘蔗與地洞-標示.png

看來,田鼠對食物,對環境,的確是敏銳的。

鼠年降臨,是否該想想,我們對食物,對環境,夠敏銳嗎?也是否該想想,對食物,對環境,我們能有田鼠一樣拿得起放得下的果斷與擔當嗎?

果斷與擔當,不應該是田鼠專屬,人類,也該有非我莫「鼠」的魄力。時值鼠年,一直想做、該做、能做,卻未做的事情;長久想說、該說、能說,卻未說的話語,就讓我們非我莫鼠,放手去做,脫口而說,好亮麗此生短暫的生命,更踏實此世平凡的生活,不留一丁點遺憾。因此,甲仙普門以「非我莫鼠」立體紅包,為鼠年增添喜氣與祝福朋友們。

民國一九(2020)年120日與《中華日報˙中華副刊》同步刊出

 

 

    puumen27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